三振出局

十八线写手的文也能看?

放假不更

最近拔杯/sbss/佐鸣

不要把生命中的宿敌,认为是个诅咒。它也可以是恩赐。聪明人从敌人那里学到的东西,比笨蛋从朋友那里学到的还要多。

2018-07-09

深入黑暗

        


终回

Alana总是忧心忡忡于Will的共情能力,并试图扭转Jack的想法让Will从这些让他明显压抑困扰的恐惧中得以解脱,然而徒劳无功。她对Jack的强人所难感到极度不满,又不能过分牵涉其中,Will和她只是朋友,字面意义上的那种。她不能改变什么,她只能一再退让,告诉自己事情也许并不总是那么糟糕,直到Will来找她开精神证明。

Alana微蹙眉头:“我很抱歉,真希望我能为你做到更多。Abigail的事我很难过,你也让我难过。你不必做那么多的,我是说,如果Jack提出过分的要求和无法承受的...

2018-07-08

对话

威尔·格雷厄姆从噩梦中惊醒,他汗流浃背,筋疲力尽。但不幸的是,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声告诉他,紧张而匆忙的一天即将开始。

威尔没有理睬谁给他打了电话,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通电话无非又是杰克通知他某地发现了一具尸体,需要他完成一起犯罪侧写,这种千篇一律的模式已经快要让他麻木了。威尔起身去洗澡洗漱,换上干净衣服后看都没看就把手机放到裤袋里,之后替自己弄了一些简单的早餐,囫囵吞枣着吃完。

直到坐进车中,他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显示有三个阿拉娜的未接来电。威尔高兴于阿拉娜的主动联系,他显然对此又惊又喜。威尔深知主动对自己伸出橄榄枝的女性在他而言堪比雪怪一样稀有,而且阿拉娜还是位温婉知性的女...

2018-07-07

真相

假定威尔·格雷厄姆是巴尔的摩州立精神病院的护工(大概是个二设)

汉尼拔端坐在桌前,全神贯注于一本罗素的哲学书籍。他忘我地沉浸其中,甚至没有注意到新来的那个护工押送着一名囚犯在他隔壁牢房门口停下来,锁孔拧动锁眼的喀啦声清脆响起,那名囚犯不安分地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钳制他的手铐和护工的双臂。

马修从走廊那端信步走过来,双手插在口袋里,冲威尔扬了扬下巴:“还顺利吧?”说话间轻佻地眨了眨那双桃花眼。威尔不置可否地皱起眉头,对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不予置评。“我要是你,就会离这些疯子远一点儿。谁知道他们疯起来会干出什么事情,兄弟,这可是个忠告。”马修在一边踱步,好像护工的职责和他全然无关。威...

2018-07-05

恶魔风纪的“桃花”运

上一篇   08  07  06  05  04  03  02  01


10
鸣人对于自己能拿到第一名充满信心,因为后面的佐井和佐助想法设法地用忍术牵制对方,至于其它人,佐助都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鸣人胸中燃烧着青春之火,九尾眯缝着眼睛浑不在意地凉凉地说:这个蠢蛋害得我都精疲力竭了。

佐助堪堪将要超过鸣人,鸣人大惊,卯足了劲儿摆动双臂。佐助结了个印,千鸟的蓝光和刺啦声在几步开外响起,鸣人立马使出了多重影分身术,它们吵吵嚷嚷地凭...

2018-07-02

3110627

*设定部分来自黑镜第一季第二集
*一个有可能流产的中篇

Will睁开眼睛,让眼神慢慢从恍惚可以聚焦视物,就像往常一样,看到房间的墙壁上显示的数字5:16,又是一个在闹铃没响起时醒来的黎明。Will对此毫不在意,他已经习以为常了,自从他来到这个实验基地开始。

每天的生活作息毫无新意,从睁眼醒来开始,洗脸刷牙、吃早饭、运动、吃午饭、运动、吃晚餐、回房看视频、睡觉,再回到新的一天重新循环往复。他不明白到现在为止他是怎么做到忍受在这个狭小拥挤的容器里面一成不变的生活,如果可以被称之为生活的话。Will怀疑自己在和所有的无机物慢慢同化,他的思维不再活跃,他的脑子里的神经递质不断被过滤掉,像那些被渔网拦截下...

2018-06-25

深入黑暗

      




对Will来说,失去Abigail的日子很不好过,在屋子里独处的每一分钟都是捱过来的,只因为尝到了家人的陪伴,原本喜欢独自承担一切的Will仿佛被掏空了某部分脏器。随着时间的推移,Will思念Abigail的频率有增无减,这使得他看起来比以前沧桑了许多。即使刮掉胡子,他眼中的世故和哀恸已然无法消弭,Will意识到自己正在加速衰老。 
 
Crawford仍安排了不少人在马里兰州寻找Abigail,结果显而易见的毫无进展。Will虽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期待和随之而来的挫败感,但他确实对Crawford...

2018-06-20

深入黑暗

     




Hannibal对于Will的不请自来没有表现出丝毫反感和不自然,他一如既往彬彬有礼地请Will进入诊室,并恰如其分地为Will斟上半杯红酒。Will在Hannibal这里总能获得精神上的平静,这种平静让他想到他在午后独自垂钓,微风徐徐,阳光在湖面上粼粼跃动,他可以闭上眼睛惬意地同大自然融为一体。 
 
但今天不行,Will告诉自己,即便有Hannibal做他的锚,他也不能心安理得地在女儿失踪后与他的心理医生品酒聊天,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要知道,Abigail在Will...

2018-06-19

深入黑暗

(上)

Will把脸埋在手里,尽量避开那些让他的胃不断抽搐的厉声责备。Crawford一如既往地怒气冲冲,对所有人呼来喝去,这已经深入骨髓就像本能一样驱使他践踏他人的尊严。要是Crawford去参加总统竞选或者当一名政客,他的犀利和强硬或许会为他带来一席之地,Will嘲讽地想。这次——永远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次的声嘶力竭,他看着Will,眼中满是疑惑和不确定:“你坚持要回沃夫查普,仅仅因为你感应到了Abigail可能有危险?”

Crawford很清楚他的侧写师在某些问题上的固执己见和独断专行。有时候,Crawford真的非常欣赏Will,他就像神派来助他的救世主一样,刷刷刷地就...

2018-06-19
1 / 10

© 三振出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