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感觉人与人之间并不能因为出生地或者籍贯或者人种来评定他的价值,比如说出生在英国伦敦就要比出生在南非高贵吗?这个回答不是肯定的。这不是地域问题,而是要看其人本身的品性和人格。白人就一定比黑人优越?我很奇怪白人为什么会有这种心理。正是这种奇特的优越感,造成了白人对于黑人的鄙视和轻蔑,并对他们进行各方面的制裁和划分,像是要把感染患者隔离开来一样,并打上某某病毒的标签。历史上对黑人的奴役以及将他们当作东西交易的证据无法磨灭,他们是个受苦难的民族,对他们的不公和残酷是有目共睹的,我们却没有站出来,联合国也没有站出来,当非洲人被种族清洗的时候。正因如此,我认为像曼德拉这种为了南非团结一致,反对种族隔离,渴...

2017-10-21

守候如银

宾馆某处的一个房间内,一个男人蜷着身子和衣侧躺在床上,神态郁郁,眉心紧锁,闭着双眼的表情似忍受着无尽煎熬,他蜷缩的姿势却像子宫里的婴儿般安静平和。他的左手紧紧攥着床单,那里的布料便如同河流山川般纵横千里,他躺在那里,孤独冷寂,像蛛网上待宰的猎物般不做最后挣扎。

床单拖曳到地板上,蓝白相间的棉布和不远处的衣物连绵成一片形色各异的苍穹花海。地板上的酒瓶突兀地折射着透窗而入的阳光,为这阴暗幽闭的房间带来一丝暖意。桌子上散落着翻倒的一瓶白色药片,它们有的被压在书脊的夹缝里,有的滚落到桌角上打了个圈停下来,有的盖在花花绿绿的明信片上,成为各色风景的一部分。药片说明书上压着一只玻璃杯,杯沿上的水滴不甘心...

2017-10-20

无所事事

苏锦眠眯起眼睛,看太阳在天幕里发出夺目耀眼光芒,他只看了一会儿,眸子便不由自主得湿润了,眼球适时分泌生理盐水,以避免阳光直射造成的伤害。人的自我保护机能可真强大又完善啊,他半自嘲地想。

10月份刚开了个头,阳光依旧热辣,苏锦眠在台阶上站了两分钟便生生蒸出了一层薄汗。

有人约他在图书馆门口碰头,苏锦眠拿出手机看时间,光线在屏幕上反射得厉害,他不得不背过身去,显然他又是早到的那个。

原本他可以到门口的阴影里等人,但他一路从寝室走来,被炙热的太阳一烤连继续移动的欲望都一并消弭,他宁愿像一块冰淇淋那样迅速融化。虽然过程很难受像在蒸桑拿,但相比起还要往上走50级台阶才能到门口,他果断选择了留在原地...

2017-10-16

恶魔风纪的“桃花”运

06
鸣人闻声立刻石化在原地,极不情愿地和佐助对峙。阳光照到窗帘投下的阴影笼住鸣人,鸣人的心脏跳得很急,他很害怕,仿佛佐助在他心上洒了一团墨汁,所见全是黑暗,深不见底。

“你在找什么,这么重要,以至于你要冒着罚抄校规20遍的风险来做这件事?”佐助慢慢朝他走来,步步逼近,不给鸣人留下任何逃跑的间隙。

“我……我在找信。”鸣人抖得像筛糠一样,佐助怒极反笑:“那你知不知道偷东西要抄校规啊!”

鸣人嗫嚅:“知道,可是我有苦衷。”像怕生的小孩那样怯生生地看着佐助。

佐助很是享受这种居高临下地傲视一切:“有什么苦衷?别是被别人坑了吧。”佐助深知鸣人的孬性格,被旁人骗得七荤八素然后还要替别人跑腿卖命。...

2017-10-14

飞鸽

佩德罗陷在椅子里,身体微向前倾,右手支在右膝上,左腿搭在左腿上面。

他的右手里攥着一枚金戒指,24K纯金,质感圆润冰凉,硌在手心里隐隐作痛,就像他在接到电话后警方用非常严肃官方的语气对他说:“约瑟夫·布拉格死了,在蓝玫瑰酒吧,是头盖骨碎裂失血过多死的。”佩德罗面无表情,只是放下电话时呼吸加重了。

死亡,多可笑的字眼。两天前他们还在鹰翼广场喂鸽子,鸽子呼啦啦飞过的声音依稀还能听见,约瑟夫兴致勃勃地说他要环游世界,寻找美和艺术。佩德罗安安静静地在一旁听他滔滔不绝。直至夕阳西下,晚霞如血。光线将他们的影子拉得老长,他俩慢慢往回走,像两个禹禹独行的老人。

如今,死亡将他们天人相隔,...

2017-10-09

灯火

07
算你走运。西里斯边走边想,感谢米勒娃吧,多亏了她,我就暂且饶你一命。

“大脚板,你怎么又和鼻涕精扯上关系了?”詹姆努力跟上脚步,带点好奇地问道,“而且,你怎么想到要去图书馆写论文?”詹姆似乎不大相信西里斯的好学精神,在他的印象里西里斯从没有认真听过一堂课,要说嘛,自以为是的布莱克血统使他对于一切都不屑一顾。

西里斯心里一惊,看来自己平时吊儿郎当的印象已经深入人心,以至于詹姆都不相信他是会为了学习而去图书馆的人。不过事实确实如此,自己对学习毫无兴趣。而莉莉的生日将近,斯内普肯定会用他的拿手好戏来博得莉莉的欢心,这是再显而易见的事,况且斯内普除了捣鼓捣鼓他的魔药外,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了。...

2017-10-07

灯火

06
刚升上五年级的斯内普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就像廉价而灰暗的青春期,叫人不知道该如何度过它。同期的同学们要么急于熟记咒语可以在O.W.L中取得理想成绩后顺利毕业,要么随波逐流地找对象谈恋爱,荒废无度地喝酒调情,要么无所事事插科打诨无事生非。总之,在这里,霍格沃兹,任何一种生活方式都能在此上演,就好像是一个个电影镜头般形象生动。

斯内普想在莉莉生日时大显身手,更以此证明他的制药水准,或许还能在斯拉格霍恩那里博得一个魔药王子的称号。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前者更具备非凡意义,莉莉可是斯内普的缪斯,斯内普绝不想错过这次献殷勤的机会。

那么,要做一剂既独一无二又卓有成效的魔药,并非易事。斯内普去图书...

2017-10-03

恶魔风纪的“桃花”运

05
鸣人走在校园里,看到三两人群或坐或立于树下、草坪上歇息,看到他走过时,露出了探究好奇加之不解的表情。

“就是他吧,听说是个吊车尾哦,但是他怎么会去招惹风纪委员啊,而且还是那个宇智波。”
“因为他脑子不太好使呀,正常人哪里敢去惹恶魔佐助啊!”
“哎,你们太刻薄啦。好歹鸣人勇气可加,是我们的好榜样。”

个人看法不一,各执一词。

教学楼里,吃着薯片的丁次眯起他的眼睛微微笑起来:“啊咧,这不是我们的英雄鸣人吗?”
鹿丸在一旁附和道:“干得好,英雄。”
鸣人-_-||,他苦恼的说:“不是我干的啦!”

鸣人云里雾里地来到办公室,卡卡西正在阅读作家自来也的《亲热天堂》,难得露出了诡异的红晕,仿佛一切都不...

2017-10-03

恶魔风纪的“桃花”运

04
鸣人笑容可掬地看着佐助吃完最后一口面,紧接着他便迫不及待地问到:“怎么样,很不错吧?”

佐助漫不经心地看他一眼,慢条斯理地回答:“还不错。”说着,不慌不忙从容不迫地走出店铺。鸣人着急忙慌地紧跟着出来,手打大叔在后面喊道:“鸣人,你面钱还没有付呢!”

鸣人愕然,转头对着佐助的背影:“佐助,我们去付钱吧。”

佐助乜斜着看鸣人:“不是你说要请我吃面的吗?”

鸣人万般无奈,琢磨着确有其事,认命般叹了口气。他折回去匆匆付钱后回到原地,佐助一早没了踪影。

鸣人跃上屋顶,急速掠过家家户户,期间不免碰落了几处瓦片,踩碎了几个檐角。好在这是个晴朗明媚的中午,大家都在工作,否则校长那边的投诉单子又要...

2017-10-02

恶魔风纪的“桃花”运

03
鸣人带着佐助来到一乐拉面店,他撩起门帘轻车熟路地走进去,亲热地叫着手打大叔要吃叉烧鸡蛋加笋尖拉面:“大叔,老样子,叉烧麻烦你放得多一点哦!”

手打大叔笑眯眯地回答:“好的,鸣人君。你朋友呢,喜欢什么口味的?”
鸣人转头看佐助,佐助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板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差,总之他一直以面无表情示人,让人猜不透他的真实想法。
佐助轻启薄唇:“和他一样。”眼珠稍微往鸣人那边瞥了瞥,轻蔑的意味尤其明显,然而鸣人并不在意。
“哦,好的。两位请稍等。”手打大叔回厨房擀面去了,留下两人坐在位子上,各怀心事。
鸣人撑着脸,难得露出在思考的表情。佐助看着他的半边脸,碧蓝的眼睛像欲滴露珠般通透明亮,小麦色皮肤...

2017-10-01
1 / 7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