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恶魔风纪的“桃花”运

01
风纪委员宇智波佐助打拖后腿班窗外经过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破窗而出的一个东西砸中脑门,肇事者显然对此浑然不觉。佐助表面平静无波,内心的怒焰却不可遏制地燃烧起来。他定睛一看,那个砸中他的东西原来是个本子,且是本皱巴巴的本子。佐助将它从地上捡起来,看到姓名栏里写着漩涡鸣人。虽然佐助和这个小人物没什么交集,但这一刻这个蠢蛋的名字已深深烙进佐助心里。

佐助身为风纪委员,行事一向果决干脆,面对这种不遵纪守法,扰乱课件秩序的行为,校方自有一套奖惩条例。而校方规定的惩处方式被佐助执行得一条不落,仿佛专为这群行为不端的学生量身定制似的。佐助在脑子里搜索惩罚条件,不费吹灰之力,他便找到了这条——凡在课间乱扔学习用品以致伤及或触及他人者,视情节严重程度,给予当事人抄写校规和班规二十遍以上或校规十遍的处罚。
佐助幸灾乐祸于这个倒霉蛋碰到自己的遭遇,以及对这种差生行为的不屑一顾。他扬起嘴角,向上翘起一个优雅迷人的弧线。如果不是有恶魔风纪这么个不中听的绰号和万年不化的冰山脸,佐助确实是千万少女心中的男神和理想男友。

佐助返身回到班级门口,朝闹哄哄的教室问了一声:“谁说是漩涡鸣人?”说完举起那本本子,目光在所有人脸上一一扫过。教室里一下子安静得风声可闻,所有人都忌惮于风纪委员那张微微愠怒的脸,随后又像恍然大悟一般,不约而同地转向一个人,那个此刻一脸呆若木鸡的金发少年,他明显是被突变的安静弄得一头雾水。
被叫名字的少年眨着那双湛蓝清澈的眼睛,愣头愣脑地用手指着自己反问:“叫我?”佐助问声看过去,眼神锐利得像把匕首,好似要把鸣人剜个对穿。佐助在全班的注目中走向一无所知的鸣人,语气冰冷:“漩涡鸣人,你因误伤我这个风纪委员,按校规第五章四十三条规定,要给你抄校规十遍的处罚。”说着边把那个本子递还给鸣人边观察鸣人的表情变化。鸣人的喉结艰难地动了一下,勉强咽下一口唾沫,他的震惊愤怒委屈不解统统被迫咽回肚中,鸣人干巴巴地说:“可…我什么都没干啊!”他连接过本子的勇气都没有,双手也因着不甘随身体微微颤抖。
佐助冷笑一声,尽是嘲弄:“那你倒是说说看这本子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丢到窗外的?”鸣人哑口无言又无可辩驳。在众人眼里他就是个课上睡觉课间插科打诨的劣等生,做事总能搞得一团糟。这次碰巧砸了风纪委员,也是在众人的意料之中。

旁边的同学开始窃窃私语,他们如蚊蝇般的说话声朝着鸣人海浪般倾倒下来。鸣人撇了撇嘴,突兀地大声说:“不是我干的!”毫无防备的同学们被这句话中的歇斯底里弄得一时不敢出声。是时,卡卡西出现在门口,干咳两声后出声结束了这场闹剧:“鸣人,你先把校规抄起来,哎你别冲动先别动手,听我把话说完你再发表意见。至于这次到底是谁算计你我会帮你留意,到时候抓住他让他抄校规就是了。况且上次你和洛克李打架的十五遍校规也还没交吧?”虽说卡卡西身为班主任很不负责任,上课总是迟到不说,批改作业比别的老师慢半拍,学生来问题目的时候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但懒散怠惰的卡卡西,却帮着校长把这所学校里最顽劣的一群劣等生管得十分服帖。由于他解决了不少学生的疑难问题,在学生中也有不错的口碑。比如有学生因为和同伴发生口角而将对方出任务时的兵粮丸拿掉导致其重伤任务中断,当事人被校长勒令退学,卡卡西四处奔波替学生堪堪保住学籍。再比如学生们划分成几个圈子将某人孤立在外,分配任务出任务都没有人与之组队的情况,卡卡西出于一半教师的职责一半自己的经历,多次作学生们的思想工作,告诉他们团结一致的重要性及意义,使得学生们再没有作出排他的事情。

鸣人自知前科累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要给卡卡西添麻烦了,鸣人难得露出抱歉神色:“我明白了,谢谢你啦卡卡西老师。”鸣人看了一眼佐助,见对方丢下本子后便一言不发的直接离开了,显然佐助对于卡卡西出面干涉很不满。鸣人不懂佐助为什么突然不高兴,可能是对方羞辱自己的过程没让他尽兴而且被卡卡西搅了局。鸣人想自己真是有够闲,还要考虑别人的心情,明明佐助是害他多抄了十遍校规的男人啊。

实验教学楼楼顶,奈良鹿丸拿着粉笔在地上圈圈画画,在他的手略做停顿的时候问一旁的佐井:“整到那个风纪委员没有?”佐井微微一笑:“小菜一碟。”

教学楼走廊上,井野拉着小樱来到楼梯一角,看到井野微红的脸颊小樱想不知哪个倒霉蛋要遭殃了。果然,井野羞怯得如同情窦初开的少女:“呐,小樱,你有没有发现佐井君很帅,特别是他穿着短上衣的时候?”小樱回忆起佐井盈盈假笑的一张脸,不禁起了鸡皮疙瘩:“还好吧,怎么你看上他啦?!”井野对小樱的冷淡反应略有不满:“比起那个爱答不理的风纪委员,佐井君明摆着更容易勾搭。到时候你可别跟我争。”小樱忙赔笑连连摆手说不会。

饭点,鸣人企图翻墙去校外吃一乐拉面,当他单手撑墙准备跳下来时。一个冰冷肃煞的声音飘了过来:“怎么,又要去校外快活?”佐助一脸阴贽地鄙视道。鸣人晃了晃摇摇欲坠的身子,满脸无语:“吓死我了嘚吧哟,难道出门吃个拉面都不行吗?”

校规第四章三十一条,凡无特殊情况,学生不得在在校学习期间,即早上8时至傍晚4时离开学校,否则一律按不遵守校纪论处。
“当然不行。”佐助拉下脸,一副你再不下来我就打断你腿的样子。
佐助很想看看这个吊车尾的脑子里成天装了什么垃圾,仿佛不和他作对就难以存活似的。
“佐助,难怪大家都说风纪委员的工作非你莫属呢。”鸣人的眼睛眯成了一根线,他也没想到风纪委员连出入校门都要管。
鸣人不死心,还想着贿赂佐助一顿面来争取出去的资格:“要不然我请你吃一乐拉面吧?”
佐助失笑:“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喜欢吃拉面啊,吊车尾。”眼神中满满是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没有商量的余地。

鸣人干脆蹲在墙头,准备和佐助耗时间,反正吊车尾也不会引起老师注意,倒是好学生佐助会因为没有按时上课而被训。

评论
热度 ( 25 )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