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生日的烦恼


6月20日,日向来到排球社练习,看到全队都已早早做着准备运动,伸展四肢。唯独不见影山的影子,那家伙不是天天想跟自己一争高下的吗,今天是出什么事了?

日向朝着正在和菅原学长搬运排球的泽村大地,他略有点担忧又不好意思地问到:“那个……学长,影山他今天怎么没来?”
泽村摸了摸脑袋,不太清楚地说到:“影山他一早就跟我说他有事,今天不参加练习。我也不清楚他有什么事,大概是重要的事吧。”
日向道过谢后,内心满腹狐疑。依影山的个性,练习应该也是排在第一的重要事。
啊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时候,要好好练习发球啦。

第二天,日向刚把车停在车棚里,就看到影山进入校门。于是他自然而然地想问他昨天社团活动不参加的原因。
影山看到日向,面上没什么表情,但内心有一丝丝不安。他也奇怪这不安源起于何,不过反正外人看不出来,自己的冰山脸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呢。
日向装作漫不经心地问到:“影山,你昨天没来社团,是有要事吧?”他略微紧张的颤抖声音出卖了他迫切想知道的心情。
影山竟然只是点了点头,一言不发。

什么嘛,还装神秘,又不是小孩子!日向有点生气了。但对于一心想知道答案的自己也很是唾弃。

就这样两人走到教室门口也再没说什么。
午饭的时候,田中来找日向,对方愉快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问他:“今天你生日,你想要什么?”
今天生日?我?日向眨了眨眼睛,有点手足无措。
突然想到临出门时妈妈跟他说过生日快乐来着,他竟然因为太过在意影山的事而没有注意。
日向连忙推脱说:“前辈,你就别忙活了,什么都不用买。”很不好意思地摆手拒绝。
田中倒是比较爽快,他老老实实地交了底:“这个月我的零花钱都拿去充游戏币了,好在你这个后辈没有痛宰我一顿呢,那我就买我最喜欢的菠萝面包给你尝尝。”

日向一再拒绝未果,手里拿着菠萝面包一脸无奈。
走廊上遇到菅原孝支,菅原春风满面地笑着打招呼:“中午好啊,翔阳。哎对了,今天是你生日对吧,手里拿着的便当还没动过,我也刚处理完经理给的计划书,还没吃饭,我请你吃超辣麻婆豆腐!走吧走吧。”
日向连拒绝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拖去吃了史上最辣芥末麻婆豆腐。期间菅原很高兴地往豆腐里倒着芥末粉,一脸享受地咀嚼着豆腐。日向看着呈现黑红色的汤头,雪白的豆腐染上了辣油的橙色,他吞了口口水,却不是有食欲的动作。
日向几乎是流着眼泪吃完了所有的豆腐,但那个汤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消受的。菅原还很自以为是地递纸巾给他说:“是太好吃了吗?没关系,你这么喜欢,随时带你过来吃。”
刚开始日向的嘴唇还只是有些微的麻,后来就持续着灼烧般的疼。等到西谷夸张地大叫出声的时候,日向才意识到自己的嘴唇肿起来一大块了。随后来到的田中一见日向的样子,瞬间笑得腰都弯下来,眼泪也不可控制地流出来。
田中摸了眼角,似是有点担心:“日向,你不会对菠萝过敏吧?要真是这样,我就做错事了。”
日向张了张口,但唇瓣的拉扯让他倒吸一口凉气,还真是疼。“不是的,前辈。”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楚。

钟声响起,午休结束。
下午的课日向一堂都没怎么听进去,他不是想对菅原或者田中生气,他们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送他礼物,但他觉得今天比较倒霉。没有从影山嘴里套出任何话,他不知道他为啥这么在意他。或许是日向想让影山知道今天是自己生日,而对方显然并不在意这一点让他沮丧。

日向第一次不是怀着高兴前往排球社,当他踏入大门,却被震惊了。全队包括经理洁子在内的所有人,端正笔直地站着欢迎他,在那一米见方的横幅上写着:生日快乐,飞人翔阳!
日向站在原地,眼泪涨潮般奔腾而出,他紧咬着麻辣辣的嘴唇也无法抑制内心欣喜和失落交融的情绪。他一一看着他们每人,到影山的时候,日向突然泣不成声,他觉得自己很丢脸,明明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软弱。
但日向真的不想影山是缺席他生日的那一个,别人都可以,唯独影山不可或缺。

日向猛然转身奔出门外,迎着晚风,把胸腔里的失望,埋怨,悲伤通通摔出来。他跑了很久,来到操场边,天际已经挂上了一轮明月,几点星光闪耀着。
影山当即立马追出来,等看到日向停下的时候他也放慢脚步,在离他一段距离的地方看日向慢慢平复心情。影山虽然是坦率的人,但他委实对日向的性格头疼,日向是可以对一件小事喋喋不休很久的人,虽然这点很可爱,不过提前让他知道自己在准备岂不是没有当日知道更惊喜和别具意义。

影山走到趴在栏杆上对着远处放空的日向身边,靠在栏杆上双手抱在胸前。深呼吸了两口,他开口:“那个……”
与此同时,日向红着眼睛转过头来,像是羞涩地将眼光瞥向一边:“那个……”
日向突然吞吞吐吐:“啊,你先说……”
影山觉得日向在碰到情况的时候,紧张得吞吞吐吐的样子也很可爱。

影山拿出了一个东西,不是什么特别的物什。是排球的挂件,上面有两个人,影山把球托给日向的图片。
影山把挂件庄重地递给日向,仿佛递出的是一个承诺。
“生日快乐,矮子!”影山带着笑说道。

果然是笨蛋啊,定制这个挂件有必要推掉社团活动吗,害自己这么在意。
“笨蛋影山,就不能先告诉我吗?我以为……”日向微微皱眉。
“以为我错过了你生日?”影山捏着日向的肩膀,强迫他看着自己。
“你的生日,我一次都不会缺席。”影山用力地看着日向,像要把自己剜到对方眼睛里。四周的一切都仿佛黯然失色,日向感到自己情不自禁地靠近他,虽然他现在嘴唇疼得厉害,眼睛红肿不堪,但他还是想告诉影山,别人都可以忽略他的生日,唯独影山不能忘记。

影山看着日向,他俯身在他耳边轻轻说:“我知道。”自然而然地环住日向,给对方一个最真心实意的拥抱。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