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灯火

02
地下室里突然安静了,连哔啵作响的木头燃烧的声音都显得吵闹刺耳。

布莱克很快消失在壁炉里,斯内普怔怔地看着炉火欢快跳跃,一言不发。这一次,他们竟然没有在分崩离析的不可开交中收场。

斯内普内心里产生了奇妙的感觉,既有幸灾乐祸——看着落魄疲惫的布莱克他觉得这是世上令他顶快乐的事,又有若有似无的心酸——布莱克的不战而败令斯内普措手不及。

他说不清这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绪是什么。
不过斯内普很坦然,他对于劫盗组永远只有深入骨髓的恨意。

斯内普快步离开地下室,他要找邓布利多谈一谈,邓布利多总想让他和布莱克和平相处。但有学生时代的隔阂与罅隙,想要冰释前嫌没那么容易。斯内普放不下憎恨,他的心也没有这么包容和柔软。他常常筑起壁垒,把自己藏匿起来,以为自己坚不可摧,但事实上,斯内普万分脆弱。感情更是。友谊是什么,它从未出现在斯内普和劫盗组成员之间,他们有的,只是永不消弭的互相对峙和头破血流。

斯内普敲了敲门,邓布利多此刻多半在伏案阅读,但听他声音平和地回应:“进来吧。”

斯内普走进办公室,邓布利多透过半月型眼镜盯着他,仿佛等待已久。

“坐吧。遗忘剂做好了?”邓布利多温和微笑。

斯内普阴郁地看着他,半晌才开口:“你告诉他了,对不对?他来找我拿药,我没给。”斯内普靠在椅背上,仿若用尽了力气。

邓布利多依旧微微笑着:“是的,是我告诉布莱克的。这是你的权利。”

斯内普无奈地闭上眼睛,等着邓布利多开口说话。

邓布利多缓缓道来:“西弗勒斯,我知道在学生时代,你们的纠葛太深了以至于时至今日你们依旧形同陌路。那时候布莱克和詹姆不懂事,总是挑起争端,引发不快,给你造成身心负担。”

“总之,你的恨意是有理由的并且我也接受。如今,布莱克是家族唯一后嗣,且身为凤凰社成员,他也在默默帮助我们,给我们提供庇护。”邓布利多语重心长。

斯内普皱了皱眉,他睁开眼睛,满是犀利的冷嘲热讽:“躲在格里莫苟且偷生哪里算的上帮助,凤凰社什么时候变成收容废物的地方了?”

邓布利多坦然接纳斯内普的恶意攻击,他交握双手,眼神流露坚定的精明:“西弗勒斯,现在可不是逞口舌之快的时候。布莱克来找我,是因为克利切知道了我们前半部分计划。你知道,克利切很想要有一个纯血统的新主人,他和卢修斯走的很近,我知道布莱克想尽一切办法控制克利切的行动,降低他给卢修斯通风报信的机会。”

斯内普阴着脸不说话,他不过是不想给布莱克行方便的机会,当初布莱克是怎么对他的,斯内普至死都不会忘却。

那种刻骨铭心的,对任何希望与拯救都无动于衷的堕落。

鼻涕精,你这个废物。废物。废物。

斯内普深深吸了口气,呼出去的时候,把部分苦痛回忆一并释放了,心里略略平静了些。

斯内普取出一个透明的玻璃瓶,放在桌上朝邓布利多推过去,邓布利多接过来细细打量。晶蓝的颗粒闪着灼目光泽,像恋人幸福的泪滴。

斯内普站起身,冷冷地抛下一句:“我就帮他这一次。”随即离开了办公室。

评论
热度 ( 13 )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