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灯火

03
西里斯·布莱克躺在黑暗中,浑身湿透,冷意流经四肢百骸,终于汇入心脏。他的心脏由于压抑努力搏动着,将血液送往全身,他知道他还活着,新陈代谢循环往复。西里斯把手搭在额上,艰难喘息。广场上的路灯熄灭了,黎明将至,鸽子和鸟群从窗外掠过,迎着天空的拥抱。

西里斯看到湖中少年仰着脸,浑身尽湿,在微微泛白的天光里像个孤独的幽魂。西里斯走近他,发现斯内普转过脸来,头顶的鲜血顺着苍白面颊淌下来,宛如盛放在雪地里的曼珠沙华。

西里斯记得那是他们劫盗组成员之间的一个赌约,输掉的人要给斯内普下一个毒咒,纯粹是幼稚的恶作剧。他们全然没有负罪感地尽情蹂躏斯内普的可悲青春,年少的岁月里,过分和霸道大约都是可以被原谅的。只是他们不知道,因着浅薄无知和自以为是,在一去不返的峥嵘岁月里,被他们浪费的宝贵时间中,斯内普渐渐成长,一心扑在魔药研究上,如今成绩斐然简直令人咂舌。

“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斯内普勾起毫无血色的唇角,依旧平静如深水般的声调没有起伏。
“……你看起来……不太好……”西里斯盯着斯内普仍在淌血的额头,他不知道是不是咒语击中了头部,从血流量看,斯内普伤得不轻。
“你做的事,现在却害怕了?”斯内普微微晃了晃身体,险些摔倒。他甩开布莱克伸过来搀扶他的手,充满怨恨地瞪视。他恨布莱克的强大,无知,单纯,恶意,软弱,趋炎附势。当然,他更恨自己的弱小。这是耻辱。斯内普一字一顿地告诉自己。

现在的斯内普在布莱克眼里脆弱得不堪一击,布莱克知道斯内普在骨子里是极骄傲的人,更不会轻易在人前暴露脆弱,这简直要命。此刻,斯内普的骄傲在自己手里瞬间化作齑粉,布莱克理应觉得快乐,但看到斯内普满脸血污、全身透着心力交瘁的疲惫时,布莱克胸腔里竟含着一股心酸。他说不上来是为了什么,总之这股子心酸突然让布莱克良心发现,他并不是那么讨厌斯内普,也没有那么热衷于叫他鼻涕精。

斯内普往岸边走去,没有理睬布莱克的帮助。他觉得很累,累得仿佛顷刻间就要睡过去。斯内普的身子向前倾去,他只感到如愿以偿地放松。
布莱克见着斯内普踉跄的姿势就觉得放心不下,好在他眼疾手快,在斯内普倒下时接住了他。

等到斯内普在庞弗雷夫人的悉心照料下逐渐康度,呆了3天重新上课时,西里斯·布莱克见到他就像见了麦格教授一样,充满不自然的彬彬有礼和刻意为之。
“喂,大脚板,你还好吧?”詹姆有点忧心忡忡。
“什么?哦,我没事。”布莱克盯着斯内普渐行渐远的背影。
“你最近是不是被斯拉格霍恩的魔药作业给弄傻了?嗯?”詹姆调侃道。
“大概吧,话说我怎么不见你最近去找莉莉啊?”布莱克只好找别的话题搪塞,然而话题却不高明。
莱姆斯放下手中的预言家日报,无奈地笑了笑:“詹姆和你打的赌,被莉莉知道了。她说这次不会轻易原谅詹姆。”
就在布莱克尴尬得不知道怎么接话的时候,一旁的虫尾巴却轻轻地说了一句:“自作自受。”
好在其他人都没听到,布莱克却听得一清二楚。他在心里默默地说,或许真是自作自受吧。

有时候布莱克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和詹姆一起捉弄斯内普。或许是因为斯内普是个斯莱特林,或许是因为斯内普顶着一张叫人生厌的阴郁面孔,或许是因为他骄傲自大令人看不惯,或许只是因为自己觉得无趣而找他麻烦。不管如何,布莱克自己都明白过去的自己有多么十恶不赦,对于斯内普,应该是一个超级大灾难吧。

评论
热度 ( 9 )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