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灯火

04
忙碌的一天结束了,迎着熙熙攘攘的学生匆匆忙忙地经过他身边,斯内普逆向前行,回到属于他的黑暗阴冷的归属地。

哈利正满脸不爽地站在地下教室的门外,等着斯内普的冷眼相看以及冷嘲热讽。他早就习惯如此,学会在漫长的等待里培养出耐心来。其实哈利一点儿都不害怕斯内普给他颜色,因为事实上他在乌姆里奇那里已经经历过了很多灾难,即便斯内普让他站上几个小时,他也觉得是小巫见大巫的不足挂齿。

只是,身为魁地奇球队队长在训练中缺席,还没有帮助罗恩掌握扑球的窍门,也没有磨合过其他球员之间的磕磕碰碰。一切需要操心的麻烦事,哈利一样都没有做好。为这,让他恨斯内普恨得咬牙切齿。

“波特啊波特,在我的课上引起骚乱让你感到很自豪吗?”斯内普打开地下教室的门,教室里的壁炉马上燃烧起来,斯内普的瘦长影子投在墙上,被抻得像一根竹竿。随着火焰的跳跃,影子在阴冷的墙壁上张牙舞爪地晃动。他露出那张一半被火光照到的脸,另一半隐于黑暗,回过身对哈利露出冷意森森的微笑。

哈利没说话,随着斯内普进入教室。

“该死的魔药课,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哈利抿着唇,努力表现得心平气和。

“波特,要我说,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有这些愚蠢的,毫无用处的想法。”斯内普拿起桌上的一瓶晶莹剔透的魔药水晃了晃,那魔药溢出片片色彩斑斓的光芒,艳丽夺目。

哈利依旧默不作声,该死的摄神取念。

“波特,你知道你和你那愚蠢的父亲一样,脑子都不怎么够用。所以邓布利多教授才让我辅导你,教你大脑封闭术,可惜,你不是可塑之才。”斯内普手臂抱在胸前,煞有介事地看着哈利的脸憋的通红。

“那你就不用浪费口舌了,我也没打算学。”哈利怒气冲冲地瞪回去。

“你的固执叫我头痛啊,可别像你那个不中用的教父那样,死脑筋。”斯内普对于激怒哈利似乎感到十分愉悦,在这个可怜孩子面前把他那可怜的自尊心毁灭得一丝不剩。来自于经验以及年龄的优越感和阅历,掌握着别人的命运,牵动着未来的前途。

“我不允许你那样说我的父亲和教父,你这个可恶的……”哈利的心情非常坏,简直糟糕透顶。他抽出了魔杖,将它对着斯内普。他声嘶力竭。

“我这个可恶的什么?”斯内普没有被哈利的魔杖吓到,反倒是用手拖着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哈利仍用魔杖指着斯内普,他刚刚想说什么呢。小天狼星告诉过哈利自己的一些往事,一些他们那个团体针对斯内普做过的恶作剧。当时小天狼星是带着轻松的语气,像讲故事般对他陈述那些风尘往事,他的母亲,父亲,小天狼星,卢平教授,彼得的青春。当然还有斯内普这个可悲配角的凄惨生活。

哈利不觉得自己的父亲和教父是有罪的,他们那时候只是太年轻,不懂得怎样和别人建立友谊如何对待他人,以至于是否伤害了别人的感情都从未在意。包括给斯内普取了一个让他深恶痛绝的绰号——鼻涕精。

“行了。要我说,邓布利多还真是多此一举,但是谁让他是校长呢。”斯内普无奈地叹了口气,不再理会哈利的紧张和愤怒。

等到哈利离开,斯内普还在整理书架上的魔药书。他拿起一本旧到看不清书脊名字的书,拂去蒙着的蛛丝,粗略地翻阅起来。

这是一本日记,一本他不想和它的主人扯上任何关系的日记。

西里斯·布莱克的37个恶作剧手稿,一切罪恶的源头,在他这里。

————
不知道在胡言乱语什么鬼,我的妈,感觉越来越扯。

评论 ( 2 )
热度 ( 6 )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