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礼物(下)

四月一日看到在想尽办法拉客的店面中,有一家冷清到无人问津的店铺。他实在想不出如此热闹繁华的街道,会有这么一家铺子,既不招揽顾客,也不张贴显眼亮丽的宣传,就这么大隐隐于世。

四月一日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室内昏黄的灯光从玻璃柜里打出来照在物品上,有种恍如隔世的味道。店中还焚烧着熏香,香气丝丝缕缕地溢满屋子,给这宁静度上了神秘色彩。

四月一日左顾右盼,才在一堆花花绿绿的布料堆后面找到了笑意盈盈的半百老妇人,老妇人正全神贯注地试图把线穿入针孔里,都没有注意到有客人光顾。穿了半天也毫无进展,老妇人的额头不由冒出了细细密密的一层薄汗。

四月一日忍不住开口说道:“老太太,我来帮你吧。”老好人的性格又开始起作用。

老妇人抬头看见穿着制服的四月一日,略有惊讶之意:“哎呀,来我这里的年轻人可不多见呢。我老眼昏花的老是穿不过去,那就拜托你了。”老妇人把针线递给四月一日,仍旧是一副笑模样。

四月一日很快穿完了针线递还给老妇人,一面打量着四周:“这家店还真冷清呢。”
老妇人笑着回:“对,因为这家店可不卖那些普通的东西,这里的可都是古董呢。”
四月一日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了。”

老妇人起身,从柜台后面走过来,朝着四月一日诚恳地说道:“我还没有谢谢你呢,孩子。你可以在这里选一样东西带走,看中什么就拿吧。”

四月一日摆手推辞:“那怎么好意思,这点小事就不用放在心上啦。”

老妇人却很执着,硬是要他选。

于是四月一日掂着这个有着古朴雕纹的木头匣子走在路上,一脸匪夷所思的样子。

匣子呈长方体,接隼严丝合缝,没有一丝空隙,根本就不能打开嘛。

即便是送给小葵,也不能用,只能摆着看,放在墙角积灰。

哎,我怎么就选了这么个东西呢。当时只被它典雅古旧的雕刻吸引,没想这么多就随手拿了。四月一日不免垂头丧气。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壹原侑子的店铺。小全和小多手拉着手欢迎他:“欢迎回来,四月一日。”
摩可拿竟然也迫不及待地蹦过来,扑到四月一日脸上,吵吵嚷嚷地叫:“铜锣烧,铜锣烧,铜锣烧。”
四月一日把它拽下来,立时回过神来:“啊啊啊,我忘记了!只顾着买礼物却忘了正事。”
侑子的声音毫无波澜地传过来:“四月一日君寻,明天你的工作时间延长两小时哦。”

四月一日认命地垂下头,有苦说不出。

第二天,四月一日和九轩葵在树荫下吃便当,百目鬼依旧不请自来地吃着四月一日的寿司,恬不知耻的样子令四月一日额头上青筋毕现。
“啊对了,小葵。我有个东西要作为你的生日礼物送给你。”说着,四月一日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了那个木匣子。
匣子上面雕刻着各种栩栩如生的植物和花草,互相缠绕虬结仿佛分不开割不断的友情。
“百草匣啊。”百目鬼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那是做什么用的?”四月一日和九轩葵不约而同地问道,都盯着这个匣子。
“相传以前有个悬壶济世的大夫,把几味药草装在匣中携带,在各个村落救治病人。有一日,大夫做了一个梦,梦中有白髯老者指点解惑,言及匣中有药与其他草药相冲,药效相抵。大夫在古书中查阅,果真如此,便依着老者的建议,合理搭配药物,从此救济苍生未曾出错。”百目鬼风轻云淡地说完,看了两人一眼。
九轩葵拍着双手,目光灼灼:“哇,百目鬼君知道很多呢,真厉害。”
四月一日很不服气地哼了一声,明显是心中怨恨百目鬼在小葵面前显摆炫耀,以此来突出自己学识渊博。

“那你倒是说说看,它为什么打不开呢?”四月一日挑衅般说道,朝着百目鬼扬了扬手中的匣子。
百目鬼不说话,接过匣子细细摸索,像在找什么机关。在两个侧面,似乎有一小块木头触感略钝,百目鬼两手同时朝内挤压,只听咔啦一声,严丝合缝的匣盖露出了细细的一道缝。
四月一日百般苦恼万般绞尽脑汁的事,就这样在百目鬼轻而易举的几个动作之间就解决了,四月一日纵然有千般看不惯百目鬼,也不得不在智商不够的硬伤下低头。

九轩葵张着嘴惊诧万分,接过木厦的手都有些颤抖。她不知道四月一日为什么要送她这么贵中的东西,掂在手中,沉甸甸满是对那个大夫的敬仰。

九轩摩挲着匣子,缓缓打开它,一股清幽新鲜的气息扑面而来,匣中没有任何装饰点缀,却承载着浓厚的历史和济世精神。
九轩抬头,郑重地跟四月一日道谢。在四月一日无法言喻的心潮澎湃中,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放学路上,四月一日哼着小曲,身轻如燕地走着。对于在自己身旁一起回去的百目鬼,难得的没有恶语相向和动手扯衣领。百目鬼觉得仅仅因为九轩的道谢就能高兴到忘乎所以的四月一日是个实实在在的白痴,虽然总是大惊小怪被当成烂好人欺负,还容易被魑魅魍魉盯上,但是看着这样单纯透亮的他,百目鬼认为自己有义务守护他的干净明亮不被这凡俗的世间染得乌黑肮脏。
就像是信誓旦旦要代表地球打倒外星人那样。百目鬼坚定不移地许下诺言。

————————
妈呀,我写了傻白甜我去好糟心,怎么写都写不够百目鬼和四月一日之间隐隐绰绰不可道破的友♂谊♂。我觉得自己的脑洞根本不够驾驭这种志怪类的文字呢(尴尬),写得我很无语,都不知道是怎么写完的就这么草草结束。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