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恶魔风纪的“桃花”运

02
就在佐助不耐烦似的揉着颈椎,眉头微皱之际,鸣人一个翻身就跳到墙外,还顺带吐了吐舌头做鬼脸。等到佐助站在墙头,鸣人早就已经在百步之外了。

佐助向来以严惩违规者名扬校内,手段多如牛毛,铁腕狠厉,自恃管理得井井有条,哪里想到被这个吊车尾摆了一道,佐助的脸色登时就拉下来,他一撑墙也跳到墙外追着鸣人的影子而去。

街上熙熙攘攘,小孩子们奔走呼号地在人群里钻来钻去玩捉迷藏,女人们围在一起讨论哪里的织布质地更好,男人们摆弄着手里的家什准备去田间务农,或添瓦上梁、修缮屋子门窗,商贩们吆喝着手里的货物以此招徕顾客。

鸣人左冲右突,左右闪避往来行人像一条灵活的游鱼般游刃有余地避开挑着担子的小贩,跨过堆在角落里的酒桶,从高矮不一的果摊上翻过去,也顾不得被他磕碰下来的果子摔在地上碎了一片,他脚底一个趔趄堪堪抓住垂落的布条而没有摔倒。

这么一会儿功夫,佐助就已经逼到跟前了,不愧为宇智波一族的运动神经,竟然能与自己这个人柱力不相上下。但鸣人从未放弃逃跑,他卯足了劲儿冲刺狂奔,连体内的九喇嘛都感到鸣人的呼吸快跟不上体力的消耗,忍不住提醒:“鸣人,你逃个什么劲?开启仙人模式直接跟他杠,不要怂。”
鸣人体力不支,勉强支支吾吾:“我也……不想的啊……佐助这家伙……不肯放过我。要是被卡卡西老师知道我打了风纪委员……我就没有明天了。”
九喇嘛叹了口气,大概觉得这个宿主真的是单纯愚蠢到令人发指。

背后轰的一声,鸣人用余光瞥了一眼,顿时觉得佐助应该相当生气,连用了两个豪火球之术把两边的围墙炸了个七零八落,尘土弥漫,鸣人捂着口鼻,朝右一拐,终于精疲力竭地撑着膝盖大口喘气,再也跑不动,汗水早已将衬衫浸得透湿,棉布料湿嗒嗒的覆盖在身上,赤条条的露出麦色的皮肤,在天光里显得干净健康。

鸣人的腿早已跑到脱力,不可遏制地发颤,他干脆席地而坐,自暴自弃似的揉了揉汗如泉涌的额角。
“哟,吊车尾,跑不动了。”佐助居高临下地蹲在栅栏上笑看鸣人,嘴角扯着我就知道会是如此的自信。不同于鸣人的狼狈与疲态,分明也是一头一脸的汗水以及碎石砸下来时的粉尘污渍,却也没有折了佐助一分一毫的风流倜傥,英俊潇洒。鸣人怔愣片刻,顿时明了了女孩子们发自内心的喜欢和狂热。
但这与他何干,这家伙,连他要去校外吃个拉面都不同意,简直是个有着漂亮外皮的恶魔。
想着鸣人便叹了口气,觉得人生就是绕着标榜着优秀的人群转圈,仿佛他们是一块磁铁,而自己是一根不起眼的针,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被吸过去,连一点反抗的权利和余地都没有。

鸣人认命地站起身,无精打采地往回走。百余次的尝试告诉他,最好不要反抗,不要斗争,否则就要抄校规抄到无知无觉生无可恋。
“喂,你走哪里去?”佐助没有跟上来而是问了个连鸣人都感到惊诧的问题。
鸣人不确定似的回过头来:“学校啊。”

佐助从容地跳下来,脸色不耐烦但又像是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邀请的矛盾:“我也饿了,吃个饭再回校吧。”说完竟像少女偷看了心仪的男生那样脸红了,一瞬间后又恢复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冷冰冰,让鸣人疑心刚刚那个提议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根本就是幻听。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