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灯火

05
笔记上的字迹已然随着时间流逝而模糊不清,几近无法分辨。在这些发黄的纸张中,记忆跃然而起,像一首了然于胸的歌。壁炉的火明明灭灭的摇曳着,伴着浮云的徜徉,自由自在。

“嘿詹姆,莉莉的生日快到了吧?”西里斯笑嘻嘻地朝詹姆那边侧过脸去。

詹姆拿起一块炸牛排,一口咬下去,边咀嚼边回答:“唔,说起来你不提醒我的话,我都忘了!”詹姆搪塞的手段并不高明,从他躲躲闪闪的目光里,西里斯捕捉到了他和莉莉的关系很紧张。

“难怪最近莉莉和你保持距离,你这么不在意,当心她被鼻涕精拐跑哦!”西里斯不怀好意地盯着从他们身边经过,朝着斯莱特林学院餐桌走去的斯内普。

斯内普厌恶地瞪了布莱克一眼,满含怨毒的愤恨。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垃圾,布莱克家的败类。

不过,稍微能让斯内普找到一点优越感的是斯拉格霍恩特许他作为助手帮他调制魔药,在这一方面,斯内普尝到了成功的甜头,毫无疑问,他的天赋是关键,而劫盗组的那四个蠢货,根本就是魔药废物。

或许,他可以调制一剂慢性毒药,让他们永远关上嘴巴,这样就能迎来清净而非不断的毫无意义的唇齿相争。斯内普恼怒地想,但他还是一脸阴郁,并没有因为西里斯的恶语相向而表现出来。

“嘿,斯内普,来一杯南瓜汁吗?”卢修斯递过来一杯泛着淡黄浆汁的饮料,眨了眨那双精明的眼睛,“格兰芬多最近很焦虑不是吗,他们的好日子快到头了。听说了吗,尖头叉子最近在魁地奇球训练赛上表现不佳,我怀疑他根本没有担任找球手的能力。托他的福,我很希望这次是我们队赢。”

斯内普接过杯子饮了一口,“哦,是的。那只蠢狗和他的同伴不能掀起更大风浪了,瞧瞧他们丧家犬般的颓败样。”斯内普眼中满是讥诮和刻薄。斯内普知道他只是对西里斯充满一种报之而后快的情绪,恶意的人身攻击仅仅带来更多的不确定和纠葛,每一次不可开交的挑衅和诉诸武力是必然结果。

每一次他都是孤身一人,面对全世界的不安定,中伤,诽谤,恶语相向。斯内普挺起脊背,顶着青天,用他单薄的身体对抗所有。他多想和其他人一样拥有朋友,但他不能,他阴郁,焦虑,怯懦,不屑和世人对话,悲伤像呼吸一样自然,他贫乏得像一捧淡水,无人问津。不被需要,他的心很冷,宛若终年不化的冰。

没有人是不被需要的存在,要相信光和温暖。莉莉走近他,笑眯眯地对满是哀恸的斯内普柔声细语。
斯内普被刺痛了,像极了蚌紧紧闭上坚硬外壳以保护毫无防备的内在。那句话却像道光,尖利而真挚地直达心底的寂寒之地,洞穿了哀伤的心墙,溶解了凄冷的心田。

莉莉的生日啊。斯内普隐隐的有些期待。他想看莉莉的笑容,是可以媲美春夜里繁星点点光彩夺目的笑靥。

斯内普翻阅着日记,有纸张明显被撕掉的痕迹,露出松垮垮的装订线,还有随意的涂鸦以及一些下三滥的准备用在斯内普身上的还来不及付诸实践的咒语。

把斯内普送给莉莉的魔药换成蝙蝠,詹姆拍手叫好。这是个好点子,毫无疑问。希望詹姆和莉莉能够长长久久。西里斯如是写到。
原来是他啊,这只蠢狗,害得我够呛。

评论
热度 ( 6 )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