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恶魔风纪的“桃花”运

06
鸣人闻声立刻石化在原地,极不情愿地和佐助对峙。阳光照到窗帘投下的阴影笼住鸣人,鸣人的心脏跳得很急,他很害怕,仿佛佐助在他心上洒了一团墨汁,所见全是黑暗,深不见底。

“你在找什么,这么重要,以至于你要冒着罚抄校规20遍的风险来做这件事?”佐助慢慢朝他走来,步步逼近,不给鸣人留下任何逃跑的间隙。

“我……我在找信。”鸣人抖得像筛糠一样,佐助怒极反笑:“那你知不知道偷东西要抄校规啊!”

鸣人嗫嚅:“知道,可是我有苦衷。”像怕生的小孩那样怯生生地看着佐助。

佐助很是享受这种居高临下地傲视一切:“有什么苦衷?别是被别人坑了吧。”佐助深知鸣人的孬性格,被旁人骗得七荤八素然后还要替别人跑腿卖命。

“这我不能说,是秘密。”鸣人无可奈何。
“哦?没想到吊车尾竟是个言出必行的君子啊。”佐助难得露出一丝赞赏。

鸣人搔了下后脑勺,讨好般低声下气地说:“那……这封信我可以拿走吗?”

佐助不想鸣人竟然得寸进尺,他板起脸还是压力十足:“你还真打算顺手牵羊到底了?厚颜无耻说的就是你这种人。你到底有没有羞耻的,还是说你已经无所谓了?”

“那你要我怎么做才肯让我拿到信呢,况且这封信于你没什么用吧。”鸣人眨巴着眼睛装可怜,“这封信对我朋友十分重要!”

“一个问题,你回答我就可以拿走。”佐助微笑,空气似乎都随着这个向上扯的嘴角而缓缓回温。

“谁的?”佐助其实并不关心,但他很想知道鸣人的愚蠢是不是刷新了他对他的认知。

“是三代目的……”鸣人声音有些颤抖,他也不想这么快就缴械投降地把人供出来,可看佐助这架势,不说实话他是拿不到信的。

没等说完,佐助就猜的八九不离十,木叶丸,这个不学好的顽劣小孩,变着花样整白痴鸣人,两人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幼稚组合。鸣人甚至还开发了色诱术这种下流的忍术,并传授给木叶丸。上梁不正下梁歪,现在木叶丸可谓青出于蓝,坑到鸣人这个前辈身上来,也不知道鸣人发现自己自掘坟墓后是什么感想。总之,看着他们欢乐日常的佐助像看小丑表演一样看鸣人被陷害被威胁被当做白痴对待。

至于鸣人的把柄,绝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其实鸣人只要细细想想,他就不会答应帮木叶丸去偷信。即使木叶丸说他看到了鸣人头上挂着某女性性感内裤,但也没有东西可以证实,口说无凭,大家也不会相信空穴来风的事儿。

佐助摆了摆手,轻蔑夹着鄙视:“你可以走了,别忘了抄20遍校规,是偷窃的惩罚。”

鸣人好像没有听到,或是他想尽快摆脱这种不安,他快步从佐助身边经过,出门后一路狂奔好像佐助随时都会改变注意从后面追上来似的。

跑到木叶丸的小学部门口,鸣人才敢停下脚步,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心脏在胸腔里突突突的狂跳,捏着信纸的手心满是汗水,信被汗渍沾得皱起来,很像此刻鸣人纠结的内心。

结果最后偷信还是被发现了,木叶丸也被他供出来了,还要抄20遍校规,自己还真是失败啊各方面。鸣人无奈地想。

评论 ( 1 )
热度 ( 9 )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