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无所事事

苏锦眠眯起眼睛,看太阳在天幕里发出夺目耀眼光芒,他只看了一会儿,眸子便不由自主得湿润了,眼球适时分泌生理盐水,以避免阳光直射造成的伤害。人的自我保护机能可真强大又完善啊,他半自嘲地想。

10月份刚开了个头,阳光依旧热辣,苏锦眠在台阶上站了两分钟便生生蒸出了一层薄汗。

有人约他在图书馆门口碰头,苏锦眠拿出手机看时间,光线在屏幕上反射得厉害,他不得不背过身去,显然他又是早到的那个。

原本他可以到门口的阴影里等人,但他一路从寝室走来,被炙热的太阳一烤连继续移动的欲望都一并消弭,他宁愿像一块冰淇凌那样迅速融化。虽然过程很难受像在蒸桑拿,但相比起还要往上走50级台阶才能到门口,他果断选择了留在原地。

你可以理解为这是懒散的表现,或许还掺杂着自我放逐。总之,苏锦眠就站在人来人往的台阶上,被形形色色的眼光打量。他们中有些好奇,带着质询的成分,有些不以为意,更多的是无动于衷。你能期待一个陌生人表现更多的什么呢?关怀?怜悯?还是惺惺作态的假以援手?别开玩笑了。老人倒在地上都是纷纷避之不及,唯恐被莫名其妙地讹去一大笔钱,所以选择道貌岸然。不,他们本来就是道貌岸然的矫揉造作。苏锦眠轻笑一声,闭上眼睛想:眼不见为净。

“嗨,等久了吧!”顾浚泱拍了一下苏锦眠的肩膀,苏锦眠缓缓睁开好似和下眼睑连为一体的上眼皮,由于适应不了强烈的光线,或许是不喜欢被碰触,他微微皱起眉,不满地瞥了顾浚泱一眼。

顾浚泱浑不在意,他顺理成章地把一条胳膊搭在苏锦眠的肩上,苏锦眠的眉皱得更深:“重死了,一边去。”他们拾级而上,却因为一条胳膊拉拉扯扯走得无比缓慢。

顾浚泱愣了两秒,不可置信地说:“暑假我可是足足减了十五点六斤啊,怎么会重,我现在肯定是标准身材。”

苏锦眠抬手把他的胳膊从肩上拽下来:“你的标准和别人不一样,本就不同寻常。”

顾浚泱没听出来苏锦眠话里有话,点了点头颇认真地回:“有理,你说什么都对。”

天生一副四肢发达的蠢样。苏锦眠在心里叹息。

他们来到二楼,看到有很多学生在装摸做样地学习。明显是磨洋工的磨洋工;面前摊着本书,支着脑袋昏昏欲睡的昏昏欲睡;玩手机看小说聊天的不亦乐乎;调情的调情,插科打诨浑水摸鱼。

女同学旁边坐着男同学,男同学低头俯在女同学耳边说话,女同学时不时露齿一笑,苏锦眠不由感叹:原来三心二意是这么用的啊!极少部分“珍惜动物”在奋笔疾书,他们真是臭水沟里的一股清流。苏锦眠眼神一偏,看到顾浚泱在一排排书架前挑挑选选,苏锦眠想他大约也想成为这清流中的一滴水吧。

他们选了一个面对面的位子坐下来自习,不多时,顾浚泱已经在这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呼呼大睡。苏锦眠拿笔戳他,他偏了偏脑袋岿然不动,完全沉浸在梦中没有醒来的意思。

当真是扶不起的阿斗,苏锦眠摇了摇头,分分钟便成功地加入了老鼠屎的大军,果然这才是他啊。


————————
写了个颓废文,感觉自己快变成废人,不想随大流,也写不出韩寒那种幽默,更写不出太宰的无赖,啊我真是废话连篇。

评论
热度 ( 4 )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