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第十四幅肖像

    <<<楔子
     走廊里。一排有着昏暗光线的白炽灯亮着,它们的光线不十分敞亮,仅能模糊的投射出人的影子。我放慢了脚步轻声前进。夜晚的医院总是格外安静,仿佛会发生什么不幸似的安详宁静的氛围里有什么东西开始蠢蠢欲动了。

      <<<<PART1 隐秘
       转眼,我来到了解剖室所在的两楼,这里散发出浓重的消毒水和福尔马林的气味,不禁令人联想到浸泡在里面的尸体。此时黑暗裹挟着寒意向我袭来,我下意识竖起领子,将自己紧裹在白大褂里。

即便这整栋楼都开着灯,监控设施也很完备,可这里的落地窗均采用有机玻璃,从外头根本看不到里面。这虽然给医院保留了一些隐私,但也为值班的医生造成困扰——总有监控不到的地方会发生什么事就不得而知了。

我将视线移向窗外,医院大门已经关闭,门卫室里的门卫正喝着小酒扯着闲话,“咔嚓,咔嚓...”不合时宜的极轻微的声音自解剖室内传出,断断续续,隐隐约约。

我马上感到这里发生的事情的严重性。这么晚了,有哪个医生不愿意回家,宁愿呆在这个森冷的医院里呢?他/她在做什么,未经院长允许不可擅自进入解剖室进行人体解剖,这一明文规定是每个医生及护士都知道的,难道...

我怀着无比的恐惧与好奇向门口靠近,门上只有一本教科书大小的玻璃可以看到室内情况,我慢慢将身体往下移,眼睛刚好看到玻璃最下方的一条缝。

屋内的确有个男人,180公分的样子,或许更高一点儿,他背对着门作业着。只见他用手术刀极细致地划开了死者的肚子,从刀刃的切入点开始蜿蜒出一些血迹,很显然他使的力道过大,似乎是对死者怀有沉重的憎恨的。他的头微微偏过来,成了30°角,使我刚好能看清他的脸,在下一秒,我呆住了,那个男人有一双极其狭长的眼睛,眼睛上方的一对长睫毛垂下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噢,老天,这不是杜明医生么,突然,他向门这边瞟了一眼,我用半秒时间伏下身子,屋内传来走动声,朝门这边走来了。

不好。要被发现了。

我焦灼的闭上眼睛,想着现在如果我呆在值班室该多好之类,“哗啦”我绝望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正舒适地坐在值班室里,前面的电脑显示现在为22:37分。

兴奋、困惑、松一口气,老天保佑还好刚刚用了瞬移咒,要不然我现在就在他的刀下泪流满面了。

此时——杜明医生疑惑地向走道扫了一眼,却出乎意料的没发现任何人的迹象,明明那种近在眼前的被人盯梢的感觉是这样清晰,毫无头绪地关上了门。
       

       我坐在座位上试图清理思路来解释今晚看到的事,但怎么都像是在梦游,我不过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往那扇门里看了一眼。杜明医生在没有人的时候解剖了谁?为何如此小心翼翼,就好像怕别人知道一样。监控里有人影晃动,杜明医生正从他的办公室里出来,已脱去了上班时的白褂子,换上了一件剪裁得体的黑风衣。我紧紧地盯着他看,正如这所医院里所有女护士把他刻画的那样,他的确玉树临风、眉清目秀,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绅士般的优雅,这让人很难联想到刚才在解剖室里看到的他的那副模样,在他把尸体切块的时候流露出的讥诮与憎恶十分明显。远远的有一个人走来,一股微寒翩然而至,我正纳闷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时,此时杜明医生已在我面前站定。 

     

        <<<<PART2  逃脱

     “所以,你都看见了,是吗”杜明冰冷而富有质感的声线缥缥渺渺地传来,仿佛有一条水蛭从食道滑至胃部。

        看到什么...很抱歉,我不明白你说的话。”我的声音在空气中显得很不镇定,明摆着底气不足。

     “洛克,”杜明的脸凑了过来,同时周身散发出的寒气也一并将空气压榨地所剩无几,“你最好小心一点,多余的事情你不该知道的。”平淡的声音里我丝毫感觉不到任何情绪波动,但也绝对能叫人全身肌肉组织瞬间抽搐,危险而恐怖。

       我深深吸气、呼出,将胸腔里由于恐惧而产生的压抑全都排除,我鼓起勇气对上他的眼睛,机械地回答:“好的,我明白了。”

       他似乎对我的回答很满意似的,往前挪了几步,我以为他要离开了。旋即,空气微微皱缩,有一种窒息感传遍全身。一股鲜艳的红色从我胸前划过,洒在电脑桌上,顺带着喷溅到了电脑屏幕。    

        我费尽了全力逃脱,但是失血使我的脚步略显踉跄。离开的那一刹那,我似乎从杜明脸上看到了一丝惊讶的神情。因为他向来知道我的魔法着实糟糕,其实连我自己都被今天的表现吓了一跳。相较于奥莱雅对魔法的精准控制,桑妮的异能。我这个凡森家的继承人简直担不起第十四代魔法缔造者的称谓。所以,杜明学到了一点,千万不要小看“小绵羊”的金蝉脱壳术。

        医院·办公室·杜明

       杜明皱了皱眉,显然没料到我的瞬移咒能够念得这么精纯。因为在人前我从没用过,在他的印象中用简单的复制咒都会出现差错的三流魔法师根本对他构不成一丝一毫的兴趣。甚至不会被放在眼里。转瞬间他的嘴角向上弯起,隐约的在光线下鬼魅地一闪而逝。

       地下室·杜明

     “滴滴滴”持续的铃声响起,杜明不耐烦地皱了下眉,将车内的音响调低,“你的任务进行得怎样?”对方透过无线声波传来的男声沙哑而低沉。

     “还算顺利,不过猎物正在做垂死挣扎,他活不过今晚。”杜明不紧不慢的语调似乎激怒了那头的男人。

     “什么,我以为你已经解决掉他了,没想到竟这样拖泥带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组织的惩罚你知道的吧?”男人的话中带着尖锐的恶毒。

     “嘁,”杜明烦躁起来,“雷纳多,你听好了,要是你的把柄落在我手里我会毫不犹豫地抹杀你。”说罢切掉了语音。

       凡森宅邸·洛克

       我用沾血的左手打开宅门,一楼大厅中施华洛奇吊灯依旧璀璨夺目,螺旋楼梯在离地两米处向左右两边螺旋而上。正对着大门的墙上是洛克家族继承者们硬朗的肖像画,从洛克·斯内特到自己一共十四位继承者中就属自己最差劲,不仅法术不够精湛,还是这辈人中成绩平平的。

让我最为费解的是,在父亲离世的第二天,出现在画框里的竟然是我的头像。不是姐姐奥莱娅,也不是妹妹桑妮。前者是家族在法术和成绩上有史以来的佼佼者,后者则具有屏蔽伤害的特异功能。她们都有着荷枪实弹的能力去承担家族的荣耀和伟业。我看着被血水浸湿的衬衫和白褂子,没有注意到奥莱娅怒气冲冲地瞪视,“你死到哪里去啦,每次回来都是一身伤,感情你是怎么都死不了啊?”

说着几步到我面前,暴力地剥光了我的上衣,灯光下我裸露的苍白脸色显出无奈的疲态。“速速愈合!”随着治愈咒从奥莱娅口中念出来,本以为一下子能够愈合的伤口不见修复的趋势,反而从伤口深处游出几缕黑色烟雾,那烟雾似有灵魂一般缓缓形成一个人形傀儡。这个当口,奥莱娅迅速咬破手指,在虚空中划出几道纵横交错的线,于是这个线阵很快成几何倍数增长成一个巨大的方阵将人形罩于其中。"ÁÈÓÞàÏ"十字金纹附着于方阵格中。傀儡发出惨叫之声,随后噗地消失淡出视线。

“吱——”冲破寂静庭院的是一声极度刺耳的刹车声。随即传来“咔哒咔哒”皮鞋踩在地上的密集声响。这个时候,大厅中的灯倏地一下子全灭了,带着一种死亡般的诡异。奥莱娅带着我从大厅中瞬移到【空楼】,一座临时的巫师集会基地。

“哦呀,我看看,这是谁呀!凡森家的大小姐怎么有空过来,您不是一直在打理家族事业么?”罗切斯特一贯的冷嘲热讽并未带来什么特殊效果。我瞥了他一眼,这男人始终都是十九世纪宫廷式滚边蕾丝衬衫,一头卷发呈现棉花糖状的柔软。“瞧瞧你,洛克,你总是给你姐姐找麻烦,这回是被【暗鸦】附体了么?”
“等等,罗切,你说的【暗鸦】是那个么?”“要不然还能是什么?”罗切斯特笑得一脸无情,那淡褐色的瞳仁里看不出任何情绪,“这么说的话,你只能把施法者杀掉才能保住洛克的命了喔!”

空气仿佛消失了一分钟,每个人都沉默了,如同沉到海底,冰凉窒息。

“呃,我还是自己解……”我话未说完。墙壁在下一瞬间炸裂开,奥莱娅把不知所措的我推到一边,她则迅速向后跌去。同时一声嘶哑的“晚上好,各位。”随着巨大的轰鸣几不可闻地传来。

那翻滚的浓重尘埃中,杜明挺拔修长的身影渐渐显现,承载着死亡的黑色幽灵一般可怖凶恶。“真是热闹啊,杂碎们。今晚注定会是热闹的一夜呢。”说着嘴角扯出一个扭曲的笑容。

下一秒钟,原本他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金色法术阵。我认得它,这个阵叫作【黄金抑制思维桀杀阵】。站在阵中的东西会被催眠后斩杀,随着施咒者加持于阵纹的等级高低,决定着催眠效力及杀伤力。即黄金纹路越复杂,阵中之物被催眠得越快,杀伤力越大。我回头看了一眼奥莱娅,见她气喘吁吁却仍旧镇定自若。果然姐姐不是一般的强大啊,正这么想着,一道紫色魔咒携着腥风向我激射过来。登时我迫于压力作出一个拙劣的回旋,勉强用防护咒给敌人摆了一道,但由于技术不佳,这使得在接下第二次进攻后,防护罩就消失了。

这边厢我拼死接招,汗流如注。那边罗切斯特正与杜明打得如火如荼。他们二人一黑一白,一个神秘诡异,一个苍白柔韧。空气中透过来腾腾杀气,风中叫嚣着的魔法阵叠加、冲撞后炸裂消散。奥莱娅此时正朝我奔来,她的眼中呈现的竟是惊恐。对于这一点,我感到十分惊讶,毕竟她可是布鲁菲尔兹魔法学院头一个女学生会主席呢,就连我们那高贵美丽的母亲大人也仅仅坐到副主席助理的位置。就在我放空的这几秒,我觉得我身后出现了让奥莱娅害怕的东西。我清晰地感到那东西散发出的绝望与恐惧,就像空气中的氧气被抽空了一般,我呆呆地转过了头。噢,老天,杜明在解剖室中摆弄的尸体全都从天而降并在落地的一瞬间融合到一个绕着黑烟的东西里面,随着那东西越来越大,奥莱娅拼尽全力,“快跑呀,洛克,去找特雷弗。”一脸决绝的奥莱娅,是这样优秀与美丽。

“吼——”从那团黑色里显形出一个巨大的无眼珠的人体怪物。它的皮肤青白泛着幽光,手与脚上遍布伤口,伤口开裂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颗颗眼球,它们在肉中滴溜溜地乱转。

评论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