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七秒停顿

        本来瞿真以为所为面试就是工作人员问你为什么选择来我们公司啊我们公司哪里出色啦这种马屁式问题,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一种开局,顿时将在云端跳舞的他从高空推下来,摔了个粉身碎骨。他感到四肢无力脑袋昏沉,汗珠从皮肤毛孔中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瞿真擦了擦冰凉冷湿的双手,随即握成空拳放在膝上。短短一分钟内,仿佛经历了生死考验。“我以为贵公司向国外倾销不是一个明智之举。”他咽了咽口水,但干涩的口中根本没有一星半点供他下咽,这只能使本来紧张如离弦之箭的气氛稍有缓和。

      2号会议室内,陈晏秋嚼着炫迈一脸惬意地看王聪对斯维特拉娜的比赛。在一个上勾拳后,右上方传来一声叹息。晏秋闻声抬起头,眼睛仍盯着屏幕不离不弃,“我说,你不是告诉我面试很容易过的吗?”瞿真不满的抱怨听起来还像没睡醒的重体力活工人,心说你小子可真狠呐我在里头受尽折磨你却在这边乐呵呵地消遣。“喔,怎么会呢,没你说的这么难吧!”方抬眼一脸正色地辩道。瞿真又气又好笑,把插在兜里的右手朝门口方向扬了扬,“回家我跟你细说。”车上,陈晏秋趁着红灯的那一分钟功夫,向座位旁瞟了眼,看到瞿真右肘支在车门上托着额头,眼睛定定看着引擎若有所思,啧了啧嘴什么话也没说一路相对无言。不过看瞿真这幅样子,晏秋先前打120分包票时那种自信满满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顾经理,这是所有通过面试的受试者名单,未通过的我已当面通知他们了。“平头男人一板一眼地照本宣科道。

       ”好的老李,你辛苦了。没别的事就去工作吧。“顾贤池从一堆文案中抬起头,连续工作14小时后略显疲惫的脸上难免露出心力交瘁的神色。他抬起左手揉了揉太阳穴,右手则翻看着预录名单。旋即他看了眼腕表,还有3分钟就要22:30了,这个时间点陈晏秋那家伙怕是还在打游戏吧,准是打算通宵的。他摇了摇头,继续审核,赫然发现瞿真的名字出现在眼前,他记得先前自己让老李特意给瞿真出个难题,不想竟被他答出来了。是老李通融还是瞿真作弊还有待商榷。当即他致电李军,李军告诉他这个年轻人对对外贸易有独到的见解。虽然理由不够充分,对市场经济以及统筹规划出口份额亦不能充分把握。但是因其眼光独到犀利,给他们公司带来不菲收入也不无可能。顾贤池微蹙的眉头缓缓趋于平坦,他勾了勾唇角,看来瞿真还有两下子。

PS:一些感想

 小学的时候 我因为作文总是写不好 所以语文总是垫底 老是被班主任鄙视 加之各种原因 我很不讨她喜欢 但回首这些年 写的这些字 觉得这很不像我 但我又默默欣慰 因为我也可以做到 写下一些文字 与你们分享 下面的这段我憋了很久写出来的 可能比较像挤牙膏一点

       这天,顾贤池难得有空起晚,他万万没有想到,原本计划好的休息日被一个电话毁于分分钟。电话那头的男人说得眉飞色舞,这头的他听得在心中咒骂叹息。

       “......那就约好了啊,今晚9时,罗克斯影院见。bye~”

        电话竟然是对方先挂断,有没有搞错,他才是受害被骗者欸。听着"——嘟嘟”回声,顾贤池顿时没精打采。现在有两种选择,第一种是由他自己去,第二种是叫人替他去。如果是第一种情况。

       贤池来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左顾右盼,石叔君姗姗来迟,一起去电影院看无聊的白水电影。最后被硬拉着吃夜宵看他发酒疯。贤池感到一阵恶寒从坐骨神经窜上来,他瞬间否决了这个情况。

       那么,叫谁替他去呢?贤池思来想去,决定让陈晏秋做这个冤大头,反正他还可以白白赚上一票呢。他拿起手机,内心激动愉悦地拨通了这个烂熟于心的号码,“陈晏秋,老规矩,今晚你帮我赴个约会。”“几点,什么地方?”那头似乎见怪不怪。“9点 罗克斯影院。”说完贤池长长出了一口气。虽然每次让晏秋去,要下好些血本。不过为了不宿醉这些钱也算值。因为他再也不想看到一向板着严肃脸的何秘书对着其他女同事说宿醉第二天酒还未醒透的顾经理很性感这种话时露出少女般的潮红,这太见鬼了。

       晚上8点半,顾贤池鬼使神差地打开了手机,发现竟然有二十几个未接来电。他逐一点开,全都是陈晏秋打来的。搞什么啊,打这么多电话进来。他心中泛起嘀咕,但还是拨了回去。

     “喂,你打这么多电话来是要做什么,发神经吗?"顾贤池现在很烦躁,碰到这种猪一样的队友,他他他该不会是要反悔吧!

      电话那头传来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我...我要告诉你,瞿真病了,我现在...在医院...不能去见你朋友了...就这样。”

      电话挂断了,顾贤池才想起来他应该发火,而且还是火冒三丈的那种,他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满怀期待后的失望。还有25分钟就到9点,他硬着头皮,穿上休闲夹克、牛仔裤,驱车前往。

    

       医院里,陈晏秋架着瞿真找急诊挂号。这不是虚的,妥妥39°C烫得晏秋一声怪叫。他闷闷不乐地思忖着,不就是洗了个冷水澡后出门跑了个浑身湿透吗,回来后就一脸虚脱状似流汗而亡。可恶啊,那白花花的5千块就这么扔黄浦江打水漂去了,这还不算,竟倒贴钱治病。这会儿,总算拿到了就医传唤单等着被召唤了去。

       其实晏秋这厮挺节约的,从小到大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没做过几件。所以这次他在赚不到钱反而赔进去的情况下自然没了对待别人的那份子热情。

       外头黑得仅剩下了几点路灯光和几抹未被雾霾消灭的星辉,从天空中隐约地露出来一角。医院内倒是亮堂了许多,患者依旧麻木不仁地来来往往,家属们在等候区或皱眉看着药方或坐着瞌睡。

评论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