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叶蓝】生死

架空 鬼扯 渣文笔 新人 
 
 人设 叶修:陆军小队队长 
 
 蓝河:战地医生 
 
       蓝河看着来人,声音有些不自主地紧张:"前线战况如何?"警卫沉吟片刻:“不太乐观。”蓝河的眉毛微微颤动,心中一紧。叶修他……如何了?他张了张嘴,什么话在此时都显得多余,便埋头清理伤员的伤口,又是一枚卡在股骨处的子弹,他费劲地用镊子抠出来,扔进一旁的金属盒子,子弹划入盒里,发出清脆声响。 
 
       他和叶修认识了这么久,久到沧海换了桑田。昔日两人情同手足,形影不离。这一别,有多久了?那个干净而又有点话痨的青年自从入伍以来,一直恪尽职守,成为年轻士兵的表率。为人热情,诚恳,多替人考虑。他或许是对自己太苛刻了些,蓝河心里还是希望那个没心没肺神神叨叨的叶修回来的。 
 
       那天,天空不同于往常那般青蓝如海,倒是令人发慌的暗淡。叶修叼着烟,双眼迷离不知看向何方,仿佛不经意般说到:“我想为国家尽一份力。”轻描淡写,一如他这个人。蓝河知道,一旦他决定了的事,任何人都不能撼动他。 
 
     “蓝医生,快点撤退吧,这里不再安全了,敌人马上要采取地道战的战略部署,这里将会成为炮火攻击的第一战线。”警卫心急火燎地说道。蓝河停下沾满鲜血仍旧不住颤抖的手,抬起头空洞地看着他,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地坚定,“不,我要等叶修回来。”警卫的嘴唇蠕动着,终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知道的,蓝河是个固执的人。 
 
       门口出现了一个伤兵,由一个警卫搀扶着进来,“大夫,我们得快些离开,前线我方只有两名战士在作最后的抗争,再拖下去,只怕……”蓝河戴着的口罩早已被汗水湿透,他重重地喘着气,头上的冷汗沿着耳鬓流下来,最后没入口罩边缘。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叶修此行可能是有去无还了。 
 
       还记得那天艳阳高照,田地里蝈蝈在歌唱,花朵开得娇艳欲滴,天蓝得容不下一丝杂质,偶尔几声鸟鸣啁啾,仿佛世间一切美好皆在此时。他和叶修坐在树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这次突袭比以往都要猛烈,”叶修叹了口气,“上头很重视这次任务,我们不能再失败了,否则对不起那些兄弟同胞。”蓝河静静地听着,表面上装得若无其事,但内心早已是翻江倒海般不安与恐惧,这昔日的战友将会走向何方? 
 
       泥沙以排山倒海之势袭过来,躲在碉堡中的叶修端着俄制步枪瞄准敌方战壕,神情凝重专注不敢有一丝松懈。平日里的痞样全然没了踪影。乘对方打手势的功夫,叶修钻这空子毙了他。干净利索,不着痕迹。他总是能察觉出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异样,就像一只久经沙场的猛兽在瞬间嗅出猎物所在。长时间的拉锯战,不仅消耗了人的体力,更压榨了仅有的耐心。战争,有时候更像一场博弈,看谁能挺到最后。 
 
       时间一分一秒地从指间滑过,无声无息却如重拳砸在每个人的心上。蓝河从士兵大腿内挑出一颗子弹,将它扔入一旁的金属盒,引起一阵叮叮当当的清脆声音,每一声都是沉重和不安。 
 
       不知过了多久,叶修出现在门口。身上都是血污,头发像枯草一样顶在头上,手臂垂在身侧。迷彩服多出破损,有些地方正汩汩流出血液,鲜红似蔷薇。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在看到蓝河的瞬间,他眼中闪过了一丝欣慰和感动。然而他随即用沙哑的口吻说:“同志们都牺牲了,仅留下我一个人……”说着说着,他双手掩面,无知觉地蹲了下去。蓝河向前迈了几步,伸出的手僵在半空。现在叶修需要的是安慰还是救赎?他无从知晓。警卫打破了沉默:“叶队长,既然同胞们无一生还,你又负伤在身,我们不宜在此地久留,撤退到安全线内吧。” 
 
       这是一个被战火摧残硝烟弥漫的小村庄,到处是断壁残垣。木椽上的招牌被劈成几片木块,大有被风一吹便跌落之势。或是深刻的划痕如同伤疤般触目惊心。旅店外的旌旗在风中猎猎作响。天空是死灰般的颜色,在更远的地方,战火轰鸣依旧如同黑夜永远没有尽头。叶修靠着门框,费劲地点燃一支烟,眼神时而冷冽如冰时而迷离如雨雾。让人说不清他在烦恼忧虑些什么。膑骨上方的绷带上红色隐约可见。蓝河看着他,彼此静默无语。

评论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