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哈桑的阿米尔

02      

       一星期之后,哈桑来到我房门外,叫我出门和他玩耍。“不,”我的声音中充满无奈,“我想我喜欢看书。你走开,我有我的事情,请你不要打扰我。”我很绝望,可是骗子有绝望的权力吗?我真心希望哈桑不再出现,他让我感到生活是一种煎熬。 
 
 “可是,外面阳光很好,”哈桑像是一个央求大人买糖的小孩,“阿米尔少爷,你需要晒晒太阳。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我可以改的,少爷,求求你开门。”我在房间里踱步,床上摊开着几本书,是《安徒生童话》和《小王子》还有格林的、屠格涅夫的书。屋里暖烘烘的,我却觉得寒冷,仿佛我正赤身裸体地站在冰天雪地里。我正将太阳拒之门外呢,我嘲讽地扬起嘴角。“不了,哈桑,我很累,自从风筝大赛后我觉得自己的状态不是很好。”我顿了顿,再次开口时那沙哑的声音连我自己都下吓了一跳,“我需要休息。”我是真的很累,想我和哈桑怎么办,我倒在床上,两眼定定地望着天花板,过了几分钟,门外似乎没有人了,我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在阳光极好的午后,我时常和哈桑来到刻着字的那棵树下,一起坐着聊天,我把学校里的见闻告诉哈桑,有时是快乐的事,有时是悲伤的。而哈桑总是静静地聆听我的心事,用鼓励的目光激励我写故事,他总是懂我的,大多数时候我甚至不用开口他就猜到了。我不明白,哈桑既不是我的兄弟,也不是我的知交,但他总是在我最不经意的时候触碰到我的软肋。 
 
       隐约的,我听到了锁转动的开裂声,接着是爸爸低沉的嗓音,“好了,下面是你俩的事,你们自己解决。”

     “谢谢你老爷。”哈桑低声下气的声音。然后,爸爸的脚步远去了。过了一会儿,把手转动起来,它每向下1º,我都感到有几世纪那么长,“咔哒”门外站着哈桑,他局促地望着我,惊慌不安地扯着衬衫衣角。他没话说,我用手按了按太阳穴,随后说道“进来吧,哈桑,请把门带上,谢谢。”这几句话虽简单,但我说的很生硬,仿佛有一堵墙挡在我们中间,他走到我面前,我拍了拍身侧的床,示意他坐下来,我想这一刻总会来到,尽管我是多么不情愿,哈桑坐了下来,我感到床垫稍微往下陷了一些,感到他看着我。我有些惧怕他这种灼热的目光,他那么干净,而我却是湖底的鬼怪。我承认他更像是爸爸的儿子。 
     “这不是你的错,阿米尔少爷。”哈桑安慰我的声音如母亲一样温柔体贴,我竟一时恍惚。希望这只是一个梦。 
     “哦,是吗,所以你是想原谅我对你做的事吗?以被害人的身份站在道义上对我这种小人说教。” 
     “不是这样的,阿米尔。”哈桑用微弱的声音像是在乞求我停下来。 
       但是我的情绪仍未平复,正在滔滔不绝:“来嘲笑我的懦弱、失败,以及罪恶感吗?我想我应该告诉你,我从来没把你当朋友,只有在没有其他孩子陪我时我才会想到你的存在,对这么自私的我,你还想原谅吗?风筝大赛那天,因为害怕被阿塞夫堵截,我没有为你挺身而出,甚至不敢去告诉爸爸,我看着阿塞夫对你做了什么但我逃跑了!” 
       由于激动我“腾”地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好了哈桑,鉴于我是这样的人,你怎能轻而易举地原谅我呢?我为我的行为感到羞耻,甚至可憎。然而我能做什么呢?好吧,这就是我,恶心而肮脏不堪。”我放下在空中挥舞的手,此刻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如同浮在水面上,自由自在。这些天来的积压全都随着这股情绪释放出来,那个可怕的恶梦将远离我了吧。

       然而,即便如此,面对如此不堪,哈桑依旧用清澈的大眼睛无辜地盯着我:“我知道的少爷,我什么都明白,但是我不怪你。”

     “为什么呢,哈桑?就算你骂我也好,打我也好,请你让我得到救赎吧!”我不可置信地盯着他,觉得他不可思议,这不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

     “因为...”哈桑动了动嘴唇,“因为我爱你啊,阿米尔少爷,我想从我出生起,我就有了爱你的意义,使你在这世上活得更加快乐...”

       什么啊,到头来我才是那个需要被捧在掌心,被呵护的人吗,可是我不需要。

     “别开玩笑了,哈桑,我不需要你的爱,你的怜悯和同情。”我拔高了声音,甚至有些歇斯底里。

       哈桑没说话,他注视我良久,这种悲切的目光让我产生了动摇。我的做法太残忍了吗?

       哈桑站起身,我以为他也将弃我而去,因为我的卑鄙让他看清了现实。然而哈桑朝我走来,我看得出他的内心挣扎不休,还透着一股对我的怯懦。但是他依然对我微笑,张开双臂与我拥抱,他的双臂有力而温暖。可是,令人唾弃的我哪敢奢望这叫人落泪的温柔呢。


       我配不上你的善良,亲爱的哈桑。


       生日宴会上,高朋满座,门庭若市。爸爸宴请了很多朋友,他们都带来了礼物送给我。爸爸把他的朋友们介绍给我认识,我知道爸爸是在为我铺路,使我在接管他的事业后得到更好的发展,或多或少我会需要他们的帮助。尽管我挂着微笑,我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况且我还在人群中看见了阿塞夫一家。阿塞夫的脸让我想起了很不好的回忆,那些回忆叫我夜不能寐、食不知味。此时此地,阿塞夫和他父母冲我走来,每一步的靠近都是噩梦,直到阿塞夫将礼物递出,父亲一脸责备地盯着我不耐烦地说:“阿米尔,你不对阿塞夫说点什么吗?”我咽了口唾沫,极不情愿地小声说谢谢。

评论 ( 3 )
热度 ( 1 )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