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希格和弗雷兹

<<<二 
 
 
 希格慌乱地认错,“对不起先生。我不是在说您。”他看到了端坐在14号桌的弗雷兹。但对方似乎并不想帮忙,甚至连动动嘴皮子都懒得。弗雷兹移开了望向希格这里的眼睛,伸手顺势揽住旁边女人的细腰。 
 
 “侯赛因,你火气太大了点。”门口出现了一位戴着贝雷帽的皮衣男子,他从上衣内侧取出万宝路,一个很漂亮的打火收拾,映出他脸上坚毅的线条,香烟便飘出了袅袅白雾。那个马尾男人松开了希格,恶狠狠地坐了下来。皮衣男人向他走去,他路过希格时,眨着那双狡黠的褐色眼睛,“你的臀部真性感啊,孩子。”希格刚对他生出的好感硬生生地变了调,真恶心,希格皱眉。但嘴上却说:“刚刚谢谢您了。”没给对方下一秒钟开口继续调戏的机会,他便急于离开了。 
 
 希格来到厕所中,想借洗脸使自己从方才的不愉快中解脱,他粗鲁地解开领结,迅速地将手置于龙头下面,旋即一股股水涌出来流入掌中,他将脸掩入手掌。抬起头,希格望着玻璃中倒映的自己,苍白的脸,厚重的眼袋,没什么血色的嘴唇,迷茫的眼睛。背后似乎有人,希格将眼睛睁大,看到了来人,瞬间火气从肚子中升起,他抬手用臂膀擦了擦脸,扣好领结,一秒都不想多呆。他急着离开这种是非之地免得引发争端,乘自己还未完全失控之前。

     弗雷兹看着希格离开的背影,不知所谓地叹了口气,其实他也不是有多么讨厌他,他只是想用比较出众的方式让对方记住自己,但没想到希格很不高兴,甚至是憎恶。

       希格收拾着14号桌的狼藉,一张10美元的纸币压在盘子下面,他虽然有些意外,但随即他想到了弗雷兹的那张惹人生厌的脸,就觉得这钱变得可恶起来。不过他想他是和弗雷兹过不去,他为什么要和钱过不去呢?于是希格内心复杂地将钱装入口袋里。

“我的天啊,这雨真是太大了。”希格因为要完成学术报告,在图书馆逗留到很晚才完成了全部的一半。硬要说的话,《人文社会科学概论》理应是一门有趣的课,但因为需要学生参考的书目太多,很多学生力不从心而半途而废了。但希格是个迎难而上的人,在学习上更是对自己要求苛刻,所以他从不抱怨学习上的难题是如何棘手,而是想方设法完美解决。

人类知识的演进历史,是一部人与自然交融融合的历史,同时亦是人类寻求“安身立命”之“道”的人文精神的历史。人类通过人文知识的传承、积累与发扬,从而寻求自身存在的奥秘,探索历史过程的真谛,由此憧憬并规划未来的生活。希格写到这里,连他自己都觉得虚伪,只有极少部分的人在寻求真理,其中真正的高端人才才会自主地探索奥秘,而不是纸上谈兵地泛泛而论;而其他人则活在虚空幻想里,在游戏里追逐快感,在聊天软件中找到安慰,在视频中麻痹自我。希格自己的未来呢?从来没有理由和必要去憧憬,一切都在按照齿轮的刻度按部就班。

希格撑开伞,雨丝肆无忌惮地打在身上、背包上,很快棉制的布料被毫不留情地濡湿。希格走下台阶时紧了紧上衣,还是阻止不了风的侵袭和雨的滋润。他走下最后的台阶,不小心踩到的水洼溅到裤管上,一滩水渍很快没入了黑色布料。希格向熙攘的大街上走,努力融进那片喧腾繁荣。可是并不成功,他的内心渗透冰冷孤寂的气压,那些落寞笼罩全身,宛如覆上了一层寒霜。沸腾的人声无法化解那股忧愁,霓虹的绚烂不能排除世态炎凉,天空中的零星独自闪耀光芒,亦难以照亮心中的彷徨。

弗雷兹打开冰箱门,从里面取出一瓶GandT,咕嘟咕嘟几口下肚,瞬间胃里暖融融的很舒服。在这温暖宜人的环境里,弗雷兹突然想到了希格那个家伙愤怒仇恨的眼神,没来由的心跳慢了一拍。希格当时是在向自己寻求帮助?因为那个马尾辫的挑衅,他肯定吓坏了。但当时自己却回避了,没有一点儿要帮助他的勇气,丧失了男子气概。也许是女朋友在场的缘故?还是不想找麻烦?不论哪一种,希格肯定认为自己是个懦弱的男人。说实在的,当时挺身而出希格也许就会原谅自己之前的粗鲁行为。

“♪~”手机在床头柜上闹个不停,弗雷兹快步走出吧台。接起来一听,对方撒娇的声音顿时充斥耳蜗:“亲爱的,在干什么呢?我现在正和女伴们购物呢,你来接我吗?”所以对现在的弗雷兹来说交女朋友就这点用处了,对方时时刻刻不忘利用自己,就因为自己是她的男朋友。不过这种要求又不能拒绝,弗雷兹左思右想,顿了顿,勉强尝试婉拒:“不好意思啊,瑞秋,我现在已经睡了。你也早点回家别玩过头了,明天还要上课呢!”瑞秋勃然大怒:“弗雷兹,你是不是又有新欢了,所以干脆不打算理我了?”弗雷兹很头痛,因为女人的思维跨度经常是很大的,但还是耐住性子说:“今天我在家里复习期末内容,哪里都没去,你别乱想。”本来恋爱时期的女人就很敏感他是知道的,但他不知道恋爱中的女人还这么不可理喻。瑞秋紧咬不放:“那你来不来,我大包小包的,一个人带回家不是很重吗?”弗雷兹只好妥协:“好好好,宝贝,那你定时间我来接你。”挂了电话,弗雷兹并没有感到如释重负,他已经累了,不想再为了什么事纠缠不清,如果不是男人太沉默太没有温情,弗雷兹倒宁愿找个男朋友。只是现在女人都这么斤斤计较好不退让,让他对她们产生了厌恶感。

评论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