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杂感

或许吧,我们存在于世无非是取悦他人,一切按规定行事。不去逾越,哪怕一丝一毫,但是,我不得不会有这种想法,去破坏,公共设施也好,植物也好,朋友关系也好,想让一切重头开始的心情是怎样的呢?



然而,我需要什么?真相?获取真相的权力?我想不会是这些。我在现实中寻求一种平衡,它虚无缥缈又无处不在。它神秘,有趣,又极具情调,沉默而平静。我不明白的是这种灵活性所持有的精妙特征于我为何熟视无睹。我探寻不到它,即便我费劲心力。



曾经,杜甫以《望岳》抒发了他的豪情壮志,以期“一览众山小”,他给我们描绘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阴阳割昏晓”的壮丽,“荡胸生层云”的广阔。无一不证明登高才能望远,甚至是跨越真实的自己。

小时候的梦想很伟大,当别人问起将来要做什么时,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天文学家。”如今我再也没有当年的热情与豪迈,仿佛那只是一个梦,是一戳即破的泡泡。后来学到《邂逅霍金》,看到那种不因为肉体而放弃梦想与事业的执念,以及仅靠一根手指头与世界交流的无奈却拥有卓越见解的头脑,是让我无地自容的。或许,我真的不适合成为为了梦想而奉献自己的人,整天幻想着成为栋梁却不愿忍受坎坷与困境。但是我很明白每一个人的成功都要跨越自己。李昌镐成为继吴清源之后的一流棋手,他的努力与勤奋是无可厚非的;而韩寒在写出《三重门》之前,天晓得他是看了多少书之后才一挥而就的。在各自领域,他们看到了自己的能力并被世人认可。

那种登高望远的信仰,即是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无论它是平庸或伟大,都是怀有美好憧憬的。

如果我让你失望了,那么很抱歉。因为我很擅长这个,总是能把事情搞砸。千万不要太过惊讶,也不用恼怒,在我这里行不通。这是我对妈妈说过的话中最平静的争执。当时她表现得淡定,仿佛那只是一阵微风,但是我知道,在这安静下,是有着凶涌的愤怒。

评论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