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1

5月17日黄昏,或许更早一点儿。那个干净的男孩子来到心理咨询室门口,静静地看着我,像是老友的等待,又像久别重逢的故人。我正在收拾我的桌面和公文包,冷不丁在门口瞥到他。瘦,清秀,精神。 
 
“如果是心理咨询的话,今天已经结束了,你明天再来吧。”我朝他笑了一下,见他未有离开的意思。 
 
我在心里默默地叹气,这个执着的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但我还是把公文包斜挎到肩上,作势要走。 
 
我无奈地关上了门,他安静地看着我,眼神清澈如同朝阳照射的湖面,令我的心一颤。 
 
守门员老张见我从大门口出来,忙上前两步:“哎,宋医生,刚刚这小子就执意要来见你,我跟他说这都快下班了,明天再来吧,他非要进去。这下子好了吧,小子。医生果真要下班回家了,你这么倔干啥呢?” 
 
我礼貌地回答:“对不住啊老张,这是我朋友的儿子。今天他爸让我载他回去,瞧我今天刚下班才想起要接他。”老张“喔喔”两声,若有所指似的将尴尬的氛围变得更加勉强。我回头对上那双无波澜的眼,说:“走吧。” 
 
车上,我才发现我仍穿着白大褂,白衬衫也不大整洁。好在今天并不需要去见于夕,否则又要挨她一顿臭骂。我从后视镜中看到这个少年穿着北岭的校服,里面白衬衫的袖口由于肘支着车门而露出一小截,头发稍微遮住眼睛,脸色不是很好,似乎很累。他看到我在注意他,我竟然心虚地把目光收了回来,紧了紧握着方向盘的手佯装镇定。“你家在哪里?”我忽然意识到我问的都是什么问题啊!“我是说,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呢?”他闭了下眼睛又睁开:“我朋友死了,我把他推了下去,明天……他的尸体估计到下游了吧……”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你来跟我自首的吗?可我不是警察啊!”我真的快被他的胡言乱语逼疯了,“所以……”“我只是来告诉你,濮晁生不是你的病人吗?”他淡淡地回道。我心中一惊,濮晁生,17岁。北岭高三生。半年前成为我的病人。病因:同性恋倾向。难道是这个原因吗?我想我应该是被少年糊弄了吧,他这个身板,三个都不是濮晁生的对手。冷汗不由在额上淌下来,滴落到镜片上。好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将这沉默和恐惧减少了几分。我的手微微颤抖,从公文包中取出手机,打开一看是于夕的电话。“喂,池晔,今天午夜我同学聚会完了,你接我回我父母那儿啊,他们有话对我们说。”那头欢快的声音使我的神经不那么紧张。“喔,好好,你玩得开心点。”我觉得于夕是那种向上的女孩子,积极生活,不避困厄,我就是喜欢她这一点。“嗯,拜拜。”

评论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