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2
车内的空气又变得剑拔弩张起来,冷气开着,冷汗在我的皮肤毛孔中分泌成形,慢慢地渗透我的衬衫。我感到我的呼吸变得粗重,而旁边少年呼出的气寒冷窒息。我如坠深海,眼前似有一点白光在膨胀,最后把我们吸了进去。一晃神的功夫,我的脚无意识地踩上油门,车子一路疾驰而去,我倏地睁大眼睛。前面有人在过马路! 
“还有5秒。”那少年轻笑起来,狂放而不羁。我马上意识到了事态严重紧急,毫不犹豫地踩上刹车,“吱——”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力瞬间增大,路面上留下十几米的轮胎印子,触目惊心的两道。“啧,差了一点啊。”少年挑眉揶揄,竟带点失望的神色。“你这个恶魔。”我龇牙恶狠狠地。 
直到现在,我也看不出这少年什么来头。但对方似乎对我了如指掌,这让我万分恐慌。首先我一穷二白,再者连我自己都不觉得我是一只潜力股。白吃了父母二十二年,刚刚把实习医生的位子坐热没多久,就碰上了这种破事。我记得我从来没玩过招鬼引神的游戏啊,怎么就给了我这一茬呢,还好死不死地找我这个“三无产品”,一看我就不是那种能有钱到使鬼推磨的人,看来这神秘少年对我忠心不二。我正毫无逻辑地在心中腹诽。那少年神色一凛,目光炯炯有神。“来了……”他略一沉吟便脱口而出。什么来了,我把头转向前方,面前的车队正堵成一条车流,有好些人在车内骂骂咧咧,把前面的人的祖宗问候了一遍。哼,神经,有什么呀,在那里装高深。 
 
直到我把车开到小区的地下车库,这个少年都未再开口说话。我将车停入车位,期间擦到了旁边的车身,发出一连串呜呜哇哇车子鸣笛的声音。少年直勾勾地看着某处,若有所思地不发一言。 
 
我下了车,他也利索地下来。这时有一辆路虎开着前车灯向我们开过来,那刺眼的光照到我的眼镜上,折射出一层彩色光线。随即又完全消失,跟着那辆车一起。我的脑中空白了几秒,仿佛置身无人之境,周围仅剩一片空旷,脚下是透明的玻璃,倒映出我茫然无措又惊愕非常的表情。“嘀---”我听到汽车的鸣笛声,瞬间清醒过来,我正站在小区的主干道上,我身后的小车排起长队,有一个司机从车窗探出头来:“喂,你这戆督,站在路当中干嘛,找死啊?”另一些则伸出头来张望,见我呆愣愣的样子,不耐地摇了摇头。“那个……不好意思,我这就走,就走……” 
 
我还能说什么呢?难道那个少年是鬼不成,一下子没了踪影,为了我的谨小慎微和助人为乐的精神,我决定去车库一窥究竟。车库位于小区最东面,这里有几片绿化种着些许竹子啦,桃树啦之类,两旁居民楼中规中矩地屹立,倒也有些竹树环合的意味。车库里阴暗压抑,透着股阴森诡异。几排白炽灯管闪着幽光,由于间隔得远,所以只能照亮一小片区域,总有一些地方隐于黑暗。我的脚步声格格不入地打破了沉默。仿佛打破了某个禁忌的谜团,身陷其中的人无法自拔地越来越接近真相,或是死亡。 
 
毫无意外,我一无所获地回到家。那少年消失得无影无踪,彻根彻底,彻头彻尾。我莫可奈何地脱下褂子,洗了个澡后打开电视机,里面正在播报国内外新闻。不多时,外面天幕完全黑下来,小区里各户灯光亮起,我走到阳台将干衣物收起来放好,接着又弄了点吃的。吃完后,我坐回沙发看电视,不知不觉我渐渐起了睡意,双眼眯缝起来,睡了过去。这一睡就睡到了十一点半。我一看表,坏了,于夕该等我了,我得快些去接她。 
 
聚会选址在于夕的一个女友家里,这别墅既不处于繁华地段的闹市区,也不在偏僻的乡下。因为是连排别墅,所以并不显得孤单。这晚宾客皆欢,女友尽了地主之谊给众多朋友见识了一下那些个所谓的名牌机械表,omega ,浪琴,维氏军刀。这些表件件精致大方,夺人眼球,连我这个不懂行的女朋友都连连称赞。我开着导航开车边跟于夕语音,她说今天来了很多友人的男性朋友,都在讨论买什么车什么手表让她这个漂亮聪明的女友好不威风,个个腰缠万贯的样子让她想到只有一个开雪弗兰的男朋友有多么痛心。我越听越心塞,而且今天还碰到了奇怪莫名其妙的家伙,真是充实的一天啊。

评论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