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夏兮瞾也

       孩子是强大而单纯的个体,为了防止悲伤侵入他们的王国,他们给心修筑了一个秘密花园。这个花园里常年如春,温暖芬芳。即便有虫子在啃食花朵,他们也能除去害虫,使它们保持鲜艳耀眼。

       兮瞾今年12岁,清秀优雅。那一头温暖柔和的灰褐色卷发将那张白皙脸庞衬得玉雪可爱。而将那眼睛修饰得明净如水的卧蚕眉,深黑如墨。平日里见了长辈,总是脆生生地叫声xx好,加上那张明媚的笑脸,叫那些大姨大妈们顿时像吃了蜂蜜般甜腻,连总和丈夫争吵的女人们也会脸红心跳,还不忘加一句:你看那兮明囿的儿子,出落得真是英俊,哪像你这种乡野村夫,没有可比性。

       宋驰端坐在面铺的桌上,听着大妈们的评头论足,皱着眉摇了摇头,心说:“这小子,连大妈都不放过。一旁端着托盘的服务生小妹看宋驰长得俊俏,又带点成年人的严肃,心中好笑,这厮也学大人假正经,连吃饭都这么表情丰富。

       ”嗨,久等了。“兮瞾笑得一脸无耻,似乎想用这一笑来补偿又一次的迟到一样。

     “你别以为你可以不付饭费就来讨好我。”宋驰推了推金丝边眼镜,一脸认真。心说还好自己定力好,要不然还真会帮着小子付钱,像追他的那票女孩子那样得多惨。

      “呜,你真薄情,我们好歹情真意切地并肩作战过吧,每次战斗也是我为你垫背,你就不能犒劳我一下?”兮瞾泪眼婆娑。

     “哼,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没请你吃肉就说我虐待你,在老师那里告状说我弄坏了你的装备,你倒还有脸说我们情同手足!”

     “没有啊,我只是随口这么一说,不能怨我,像我这种单纯善良干净无邪的好孩子怎么会做损人利己的事啊?”兮瞾一脸无辜。

     “得得得,你快些吃,没那么多时间跟你唠嗑。”宋驰又气又无奈,只好让着他点儿。

       夏日的天空清逸如水,点缀其上的白云如云如絮,偶尔有一只鸟从中掠过,留下一连串的遐想。

      “同学们,关于这次外出训练,你们要拿出120%的勇气和对手来一场较量,堵上你们的尊严!”老汤慷慨激昂手握成拳信誓旦旦,底下学生们单手托下巴阵阵哈欠作沉睡前的酝酿。

     “我说,老汤可真中二。”兮瞾不满地鄙夷。

       ”你认真点行吗,每次都搞错地点。“宋驰嫌弃地往右挪了挪。

       兮瞾和宋驰他们组的任务是在一个破旧的小镇上。镇上的典型民居是木制的两层楼结构,那些商铺和菜贩子则是手推的移动摊位。人们互相沉默不语只在必要的时候做一些交流。而任务是找出卖鞋匠女儿梦的梦魇的寄生者并将梦魇抹杀。突然,云霓向着一条肮脏污秽的小径疾奔而去,在兮瞾还未来得及说脏话时,松弛立即追上。兮瞾无奈地叹口气摇了摇头,然后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那个蓬头男人逃至一个漆黑隧道,后面紧跟着云霓和宋驰。男人往身后看了眼,又急急地往出口逃,不想兮瞾忽的从天而降,一个束缚咒将男人困在阵中,然后只听云霓嘴里一阵经文念诵,趁此空隙宋驰亮出一柄银身长剑斩向梦魇从男人周身妄图逃之夭夭的实体。剑刺入这魔物时它发出了一声怪叫,表情狰狞而凄厉,最后化作一缕黑烟飘向大地。此时,那个腌臜的男人瘫倒在地,汗流满面,硬生生地将垢面上的灰尘冲出几条线来。

评论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