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无座二等座
安岩第一次一个人去火车站买票,刚好很不凑巧的那天下着绵绵细雨。因为是个路痴的缘故,他不得不一手撑伞一手导航。不过,以安岩的三寸不烂之舌,问个路倒也不是很难,虽然他不熟悉这个地方,但一路上叔叔阿姨婶婶伯伯叫个不停,问了17、8遍也问出了个所以然。
有一个婶婶回答:“哦,是这样的,你先笔直往前过前面的那个红绿灯,再左拐往前走。呃,是往右拐。”说完还伸着手臂划拉着方向,安岩很迷茫,到底是左拐还是右拐啊?安岩只能硬着头皮问:“阿姨,我要去万科森林…方向。”那个婶婶想了一会儿,说:“那我也不清楚了。”安岩不死心继续追问:“是去安徽农业大学。”他捏了捏手掌,心想这样应该知道了吧。
果然,婶婶恍然大悟,把手往围兜上一擦,指着向左的方向,很肯定地说:“哦,那啥,过马路往左就行,一直走就到了。”安岩如释重负,忙不迭地道谢。
所谓祸不单行就是说安岩还是找不到汽车站在哪里,找了20分钟后,皇天不负有心人,安岩找到了车站。他迫不及待欣喜若狂但浑身湿淋淋地等车,他觉得上帝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但很快他发现他还是被上帝抛弃了,因为车迟迟没有露面,在一分一秒的煎熬中,安岩尝遍了从欣喜到焦急到生气再过渡成无所谓的酸甜苦辣。
安岩经历了坐过站的蠢事之后,浑身疲惫地回到寝室。安岩条件反射地说:“我回来了。”神荼一言不发。王胖子急吼吼地围过来,“我看我看,你买了什么票?”安岩没精打采地取出票来,“喏。”王胖子大惊:“无座二等座,这挺新鲜,坐票卖完了你只能站着,欸可怜呐。”说完拍了拍安岩的肩膀。安岩听完,五雷轰顶般动弹不得,他只觉得耳鸣不止。王胖子像个没事人:“你当初跟神荼说一下就行了呗,他早在12306订完了票。我说你也太耿直了吧,人家不开口,你就不让人帮你。以后啊,要学得乖一点,不要死扛着,况且还做不好。”
安岩表示不服,盛怒之极竟让他冷静下来:“神荼你故意的吧!”神荼面无表情:“为了培养你的交际和处事能力,这是必要的。”安岩仰天长叹,生无可恋状:“你们知道我找车站问路被耍了几次吗你们这群混球,我还坐过了站走了一长段路……”神荼处变不惊:“锻炼是必须的。”安岩愤愤地:“可以的。”从此安岩变得沉默寡言,一言不合就毒舌。
评论 ( 4 )
热度 ( 7 )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