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媸女,‘’我端坐桌前以一手托腮,对邻桌不停用手机刷屏的女孩不屑道。

“啊?痴女?”苗田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半晌后幽幽地来了一句,“我看她盯着手机不时痴痴傻笑,但不像你说的那般疯吧。”

我白了他一眼,看着窗外不作答。光秃的树梢上仅剩的几片残叶被呼呼的冷风毫不留情地吹落下来。不久,苗田叫来服务员买单结账。

外头寒风四起,一大片阴云像厚重的棉被压在天幕上。我常想就是这阴沉压得整座城都病恹恹的,怎么都明快不起来。我打了个哆嗦,赶忙拉起立领,转身就朝车站走去。

“哎哎哎哎,宋哥,你慢点,等等我。”苗田跟在后面咋咋呼呼地一通乱叫,真不晓得我当初怎么就答应收他这个便宜学弟了呢!




遥记得有一天早上,我刚停罢自行车,一男生就紧跟着推着车进车棚,我则顺着来路去往位于4楼的班级,不想这男生贴过来走在我身侧,但听他开口便道:“是宋驰学长吧?我听说你是学霸,所以想来你这边讨教讨教,寻求学习上的帮助。当然,报酬嘛,肯定少不了!”

我侧过身,指着自己的脸,“你确定?我是学霸?你没疯?”当然这只是我的内心独白,我正经八百地回答他:“我不是!”

于是我毫不懈怠地加快了步伐,然而那家伙也三步并作两步紧追不舍,继续在一旁狂轰乱炸:“别这么早拒绝嘛。你看我这修长的双腿,任你随叫随到;你看我这机灵的双眼,眼观六路;你看我这双招风耳,耳听八方。综上所述不管是当跑腿还是收集小道消息,保证精确准时,所以你看......”

我本来就不甚愉悦的心情更加烦躁,我摆了摆手制止了他:“行行行,我收你当小弟,你别烦我。”

哎,真是走错一步万劫不复啊。苗田探头探脑地挨近我,不时露出谄笑:“嘿嘿,学长,接下来上哪儿去啊?”




一家大型购物商场内,冯至衣冠楚楚地静立在意面店铺旁等女友,这时手机嘀嘀响起,冯至微微扯了扯嘴角,眉眼间一时流露出很多感情。有无奈,有欣喜,有宠溺。女友发来一条短信告知他临时有事不能按时赴约,语气之平淡、随便,仿佛一句无关紧要的陈述,而不是诚恳的、过意不去的措辞。看罢短信,愣是好脾气的冯至也有些生气了。要知道,冯至品学兼优,相貌敦样儒雅,追他的女生可够排操场最外围一圈跑道的。要说爽约这事儿,一般朋友可不敢干,如今能任性地放他鸽子的也只有那个娇蛮无理的女友了。何况今天,他的一番良苦用心的打扮也付之东流,倒是他那既沮丧又郁闷的表情配上知书达理的端穆仪表惹得路过的女性频频侧目,露出怜爱神色。他颓然地抓了把头发,仿佛可以要将光线的外表弄得颓废,转身左右四顾,选择了较近的自动扶梯,随着来往的人流离开商场。



我和苗田站在狭窄的楼道里,面对302的防盗门,苗田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忍不住问我:“学长,来我家干嘛?”不等我回答,走上楼的一人不确定地叫了一句:“宋驰?”我很是诧异地回头,看见一个很斯文的男生,面上很冷静地回道:“喔,冯至,真巧,原来你住这儿啊!”苗田顿时来了精神:“他住我家对门。”啧啧,无巧不成书,我内心一阵高兴,真是天助我也。一则冯至是个真学霸,可以把冯至介绍给苗田辅导功课,二则我可算能摆脱苗田这个蠢货了。

冯至掏出钥匙,罕见地冲我笑了笑:“来我家坐坐?”我一时被他这个微笑搞的有点懵,原来冯至不是一个高冷?他的高冷是装的,外冷内热?我看走眼了?我确定了后面的想法:“不,我有事。”冯至若有所思:“唔,那好,你有空就来,随时欢迎。”门关上了,我回头看见一脸期待的苗田,气不打一处来:“看啥看,我这不是给你辅导功课来了吗!”

评论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