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倒计时

乱七八糟的一堆伪科幻

那天,天气很好,是接连下了好一阵雨之后的第一个晴天。我骑着车,把这座城市大大小小的街道马路转了个遍,似乎是带着点固执与执念,我总觉得看的不够,所见皆是惊奇,这些在平常人眼里不屑一顾的琐事,在我看来却是新鲜的。

天色向晚,我心血来潮地坐观光电梯来到本市最高的大厦顶层,我想去楼顶看看整座城,繁华的街道蜿蜒曲折,嘈杂的弄堂里的人们拉拉家常里短,奔向各方行色匆匆的行人。自从接了一个研究项目后,我已经很久没有融入这个社会了,仿佛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高人,不知人间烟火是个什么味。每天两点一线的日常是亘古不变的定理,实验室和家,即便是去往上班的路上还是回来的途中,我满脑子想的都是研究进度和实验报告,根本无暇顾及人情世故和这个大千世界的风云变幻。

我站在平台上,感受着微风扑进胸膛的舒畅,好像一个饥渴难耐的旅人喝下第一口水时那种重获新生的愉悦。远处的高架盘旋交错,架起一座城市的活力。不仅仅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生存必需,生活的保障。一辆辆货车运送物资、资源,支撑整座城市的运转。近旁的地铁站像一头巨兽,吞吐着各色人等,将人们快捷地运送到各个地方,极大的节约了出行时间。我出神地望着,让自己暂时放空。

“嘀 –嘀–”一连串细若游丝的声音在空气中游荡,我并不是很在意,任其存在,但接下来的事着实颠覆了我的世界观。毫不夸张地说,尽管我并不完全否定这些超常现象,因为我总相信这些现象背后肯定有理论支撑,只是还未被证明而已。“启动量子信道,注意压力,不得高于1吉帕斯卡,脉冲频率10兆赫兹,自旋角动量11/2普朗克…”随着这个电子音响起,空气中出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点,之后扩张成一条线,那条线慢慢变粗,一米宽之后停止扩张。在我惊魂未定的几十秒内,这个通道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呆立在平台上,回忆着刚才令人难忘的一幕。凉意从脚底窜到脊椎,我的城市被入侵了?还有别人看到吗?量子信道仅是存在于理论中的东西,这么快就被应用于实验了,而且竟然是这么大的可见模型。这是哪家实验室投入运行的,我竟然毫不知情。
        我丝毫感觉不到夕阳余晖的绚丽多彩,跌跌撞撞地离开大厦,心情像被撞入了一个铅球一般沉重,连我是如何回到公寓的都不清楚。我掏出钥匙,手指不自觉地颤抖。一阵摸索之后,白炽灯亮起,我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仿佛屋子里住了一只妖怪,它无形中窥视着我的狼狈。我环视四周,昨日的残羹冷炙进入眼帘,它没有勾起我任何食欲,尽管肚子已经抗议良久。
        我回到书房,打开电脑,妄图从中获得一些信息。我握着鼠标的手里全是冷汗,不得不反复拿起纸巾擦干,然而没有用,紧张的情绪缠绕着我。今天电脑开机意外地迅速,我打开网络准备上网。突然,电脑屏幕毫无预兆地黑下来,上面显示有一个程序正在运行,进度条朝右不紧不慢地滚动着。我摁了一下鼠标,没有反应,接着随机敲了一个键,依旧没有反应。我顿时有些生气,在这紧要关头,偏偏还要出这种岔子,胡乱的接连敲了好几个键。手忙脚乱间不知是触动了什么,电脑变成蓝屏,上面跳出一行字:欢迎来到量子世界
        我寻思着这软件怎么回事,我还没同意装上呢它怎么自行安装。不等我明白,它进入了一个三维模拟界面,一个女声说:“请选择一种基本粒子,电子,中微子,轻子,π介子,夸克,重子,J粒子。”看到这儿,我早已心烦意乱,干脆摁下了主机按钮打算强行关机。然而电脑似乎没有接收到指令,依旧是那个女声呆板的声线重复说话。我有点慌,大部分是惊讶,疑惑,愤怒,它们掺杂在一块儿,我骂了一句脏话。但听那女声接着说:“请选择轻子的味,味1,味2,味3。”
       不待我有所反应,计算机先行一步,“正在为您生成味2μ子”那个电子音说道。不消一分钟,屏幕上出现了一个μ子的三维模型,只是令人惊讶不已的地方在于它有五官、肢体和表情,甚至能发出声音说话。
        “你好,先生。我从闵可夫斯基时空来。”它如是向我招呼,我尽我所能消化这一连串事情的诡异与不同寻常。

评论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