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帅的人比较倒霉

帅的人比较倒霉
ooc,稀松平常,代入感不强
什么鬼 瞎扯 慎入

      说起来,黄少天刚查到自己高考分数的一瞬是惊讶和欣喜的。毕竟自己在高复期间不是打游戏就是看小说,还被老魏天天跟个囚犯似的视奸,生怕他做出网咖包夜和看夜场电影的事来。少天总在自修课溜出班级,来到旁边大专的图书馆看漫画和小说,久而久之,愣是后知后觉的老魏也发现少天每次开溜的惯例。老魏跟少天说过几次这茬,但少天每次支支吾吾,唯命是从之后就转瞬即忘,依旧逍遥自在地我行我素。老魏从来都是服软不服硬,有次少天窝在图书馆里看书看得正high,老魏站他跟前看着他目光炯炯地对着书上露骨的描写拍案叫绝,结果就是两条路:一则跟父母说明这事,不想念了就让家长领回去,二则自己立刻回寝室整理整理回家呆两天想清楚了再来。

        后来…怎么样了,少天模糊地记得妈妈在电话里跟老魏求情,说咱家少天从小注意力障碍,不能总是把精力专注于学习,偶尔开开小差啥的,也属正常范围。

        妈妈总是护着他的短,可这分数不上不下,把他卡在本市和外省大学录取线中间,少天叹了口气,心想要是自己再努力点,不开小差不分心总是能够得到高分的,现在有极大可能要去外省上大学。

        录取通知书来的那天下午,少天刚刚好一觉睡醒,快递员摁响门铃,EMS的红色纸袋醒目地打印着S农业大学,空气是在这一瞬变得温热的,膨胀感压榨着少天的肺,逼迫他将更多氧气吸入胸腔。
       “是你的啊?”快递小哥不可置信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因为我长得帅?现在这些人就是看不得别人比他好。
        “对,我,黄少天。”少天的语气上扬,微微有点自豪,接过来那份通知书。
        小哥没说话,直接掉头走人,仿佛多呆一分钟都要被少天的无耻气得便秘。
        少天关上门,盯着录取通知书看了半天。最后一堂课的最后一分钟,那个闷闷的上午,热风挟着阳光扑进教室。他想到老徐微微笑地对他说:上了大学有的是时间写诗,好好干。忽而,面前现出老魏横眉怒目地责备:现在后悔了吧,顶个屁用!画面一转,林老师赞扬地语调洪亮地想起:第三名黄少天,答得不错!马叔有点惋惜地啧啧:这题挺简单的,这么会错呢,你好好想想,按你实力不该这样。

        报名这天,少天和爸爸坐着动车从火车站出发来到离家30多万公里外的外省。下了车,一眼便看到接待新生的志愿者举着牌子在大厅等候,当天其他大学也在迎接新生到来,纷纷举牌引导新生站队。少天和爸爸站在自己大学志愿者身后排队,其实少天挺反感爸爸陪着他一起来,可是妈妈嫌少天毛手毛脚的性格,第一次来到异地,人生地不熟的,被别人拐了怎么办?少天急得跳脚,我这么大了怎么可能会被拐啊又不是智障!妈妈不依不饶,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大人都是为你着想。可是,现在,有家长陪着的,都是女孩子啊啊啊啊啊啊!

        少天愁眉苦脸,一副怨天怨地怨社会的焦躁不安。这时,少天感觉后面站着个人,气场强得少天后背一激灵,女生们又惊又喜,手机闪光灯晃得此起彼伏。靠,什么人啊真是,有本大爷坐镇哪里来的乡下人抢我风头,少天回转身体,堂堂正正地将那人从头到脚看了一遍,不得不说,这人丰神俊朗,墨眉星目,五官周正得每一道弧都恰到好处,健壮而不显臃肿,双腿笔挺颀长。绝对男性公敌,怎么这样,我还以为自己肯定能坐拥一方妹子,万万没想到,来了个大帅哥,分分钟把自己快要到手的福利一票否决了!少天内心暗流涌动,如若进行着一场疯狂激烈的厮杀,诅咒这个横刀夺妹子的罪魁祸首。

        车来了,少天冲到爸爸前面,先他一步上车,他才不想和男性公敌一前一后形成对比,爸爸在门口说:少天,我帮你把行李放好了,你到了学校记得给家里电话,好让你妈放心。少天早就找了位子坐下,闷闷不乐地答:好。爸爸走了,那个年迈的身影为自己操劳这么久,而自己呢像个宝贝那样给家里人供着,自己怎么就长不大呢,让家长放心不下,感情一波接一波来了又去,丰富的,伤感的,纷乱的,心酸的。

        黄少天盯着窗外陌生的风景,听着满车新生叽叽喳喳的说话声,第一次感到心情沉重,不是那种紧张焦躁造成的,而是隐约的对未来独自生活的不确定,渺茫的惆怅像根绳子,从离家开始就在心里播种下去,深切的失落就如缓缓下沉的夕阳,每一分都在散播不安。

        车到了学校,少天随人流下车,入眼的建筑是图书馆,它宏伟大气,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少天内心的部分不安。那个被少天当作男性公敌的男生帮着女生将她们的行李取出,这一举动受到了更多女生的花痴赞叹和默默被他圈粉。当少天打算拿行李时,行李箱早就被男生拿出来了,放在一旁等人来领。少天别别扭扭地走过去,极不情愿地小声说谢谢,甚至看都没看男生一眼,少天讨厌自己被照顾,让他觉得自己不堪一击。何况是被讨厌的同性照顾,事实上只是因为对方比他抢眼更有人气,他被晾在一边很不是滋味而已。男生什么都没说,只静静看他,少天被看得不好意思,显而易见对方什么都没做错,况且还好心地帮他搬行李,虽然不是他要求的,少天心里明了他不应该这么待他。于是,黄少天半真半假地又说了一遍谢谢,末了加一句,我是黄少天,你呢?男生愣了愣神,对少天180度转变之快百思不得其解,然而他还是说了三个字:周泽楷

        黄少天眨巴着眼睛,像在期待这三个字在茫茫人海中脱颖而出,然而事实上这三个字贫乏得像一摊死水,泛不起一星半点涟漪。路灯光打下来,给他的睫毛笼上柔和的暖光,挺括的鼻梁更加立体,少天笑了笑,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
       周泽楷倒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弄得有些局促,攥着的拳头松开又握紧,搞得跟学生被老师叫去体罚似的。许是意识到自己的窘迫不合时宜,周泽楷才无奈地把汗涔涔的手往身后蹭了蹭,和少天短暂一握:“嗯。”

        天空流云缱绻,晚霞把苍穹衬得金碧辉煌。和风拂过衣袖,凉凉的清爽涤荡了内心的烦躁。少天走在前头,周泽楷跟在后面。一路上什么都没说,但新生报到和领寝室用品都是两人一起,仿佛彼此是不言语也对对方了如指掌的好友。最后两人同时到了学生公寓门口,少天停下脚步,长了张嘴,还是说了出来,显然被憋得受不了:“周泽楷,你干嘛老是跟着我?虽然你帮我拎了行李箱和日用品,但是你同样让我在妹子心中没有留下好的形象,她们把我当弱鸡看。我以后交不到女朋友肯定是被你害的,你长得靓瞎我的英目,和你走在一起更是毁了我的幸福生活,你赔赔赔!”
        周泽楷越听越懵,一副关我什么事啊,又不是有意夺爱的表情,无辜地看着黄少天,半天没说出一个字,少天被他的沉默浇灭了部分气焰,扶了扶额角,留下百思不得其解的周泽楷愣在原地像被家长训斥的小孩那样不知所措。
        黄少天回到寝室,把该整理的床铺整理好,物品摆放整齐。四仰八叉瘫在座位上陷入思考,他不应该发牢骚的,因为像周泽楷这样的,一干净良善、二为人和气、三虚心纳下,长了一副好皮相,但不似那种骄横野蛮的公子哥,无害得匪夷所思。自己的行为简直像是在欺负虐待他,可是内心总有一块地方容不下周泽楷,它敌视、偏激、无法容忍、看见他就不舒服。黄少天很矛盾,于是思来想去,都没注意到门口早就站了一个人,周泽楷。

        咯噔一下,心里的弦断成两截。这不是bug吧,我们竟然是一个寝室的,所以他才跟着我,不是故意要黏我的。我靠,这种情况咋整,我没脸见他了呜呜呜。黄少天内心正经历着一场风暴,那个暴风眼鼓动的风将积压的气愤情绪瞬间一扫而空。少天的脸跟个假面似的,几秒钟变一变,看得周泽楷原本紧绷的脸都有些松动,没想到人还真有在反省刚刚的失礼。
        周泽楷走进来,一声不吭地打理,把少天晾在一旁。啊啊啊,好尴尬,这种破事我怎么道歉啊,话说回来,我怎么这么蠢,自作自受。整个寝室的气压低迷得连蚊子都没有吸血的冲动,黄少天的脊背挺得笔直,全身的肌肉都处于紧张状态,偶尔感觉有视线扫过来,他简直有遁地的冲动了。

        等周泽楷忙完了,他见黄少天还在对此事耿耿于怀。他有些不忍,走过去拍了拍少天的肩:“一点小事,我不怪你。”黄少天属于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人,他立刻被通情达理的周泽楷感动了:“哎,小周啊,刚才真对不起,你看我,其实没什么恶意,就是你长得帅让我有点受挫。不过,我想明白了,我长得也不差,我们呢取长补短,一定所向披靡。”

        所向披靡…么?
        周泽楷在心里笑了笑,碰上这么个活宝,不怕将来无聊。
      

事情是这样的,十一长假过完返校的时候,黄少天拖着行李箱回身朝妈妈嚷回去:“哎呀妈,你别啰嗦了行不?该带的我都带上了。”
妈妈无可奈何道:“不该带的也带上了吧?那台笔记本电脑你可得悠着点,别老是打游戏,眼睛要保养,四年下来不瞎也该近视了。”
少天“嘿嘿”坏笑了一下:“知道啦!”

等来到寝室,黄少天发现周泽楷已经到了,便跟周泽楷打了招呼,“小周,你来的真早。”
周泽楷依旧不善言辞:“嗯。”
黄少天呼哧呼哧把行李箱中的大部分吃的,衣物都取出来摆在桌上。收拾差不多了,才想起钥匙还在包里。于是他在书包夹层里摸索,可掏了半天也没找到,眼看着桌上小山似的,紧闭的柜门和抽屉却牢牢锁着,他顿时有想扇自己巴掌的冲动。他说什么来着,都带齐了,偏偏把钥匙忘了个一干二净,还是一串!
黄少天连吹胡子瞪眼的空闲都没有,干脆把所有拉链都拉开,书包整个倒过来甩了十七八遍,等所有一星半点的纸屑都零乱地散落于地,最后的希望已然破灭。

周泽楷看黄少天满屋子踱来踱去,规劝道:“明天找大爷开锁吧,今天你的东西就在我这里暂时放一下。”
少天觉得有理,这时干着急也不管用,便回复道:“好的,那这些衣服就塞你柜子里吧。谢啦!”
隔天,大爷拿着开锁钳来了,三下五除二地把少天柜子抽屉上的锁悉数卸了下来。大爷临走时还不忘提醒一下:“以后注意着点,年轻人做事可不能毛毛躁躁的,不稳重,别找不到女朋友打光棍啊。”
这句话话音刚落,把少天原本感谢的微笑硬生生地扯成了一条凸函数,少天心里想:有眼不识泰山。
少天等大爷走得够远了便开始滔滔不绝:“即便哥再不济,也有姑娘倒贴。再说了,君不见哥的美色艳压群芳,绝对男女通杀。”
周泽楷突然笑了,笑得那叫一个灿若骄阳,璨似星河。黄少天惊得半天说不出话,一边心里敲着算盘,这等姿色要是姑娘肯定选他倒贴啊自己还不是没有胜算,啧啧真不公平,想来哥曾经也是抢眼的,如果我都没找落怎么能让小周夺了先机?

评论
热度 ( 11 )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