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哈桑的阿米尔

突然心血来潮地想起来要填一下坑,不知不觉就变成了这种走向,之前写的都忘得差不多了,写sp文很挑战噗

3
我现在很好,觉得从未有过的快乐,像夏日里晶莹剔透的新鲜水果入口时的甜蜜。我这样在日记本里写到。或许,哈桑是上帝赐给我的宝物,宛如冬日里的炭火,明亮而温暖;仿佛是夏天的冰镇饮料,清凉舒畅。小时候认为哈桑只是一个卑微的仆人,不曾想自己和他的羁绊竟然是血浓于水的亲情,这真是美妙而残忍的意外。

我笑了笑,心满意足地合上日记。如今,一切按部就班,像一个早已写好的剧本,没有差错,没有大起大落,只有一成不变的平淡无奇。
我将目光投向渐渐暮色四合的天际,一轮夕阳的大半个身子已隐藏在地平线以下,落日余晖和缤纷霞光如同晕染开来的颜料,巧妙的在天穹上展现如画意境。
我的眼光只微微向下低垂,便看到一个挺拔的男人提着两袋子沉甸甸的食材和水果向门口走来,走路的姿势矫健迅速,捋起袖子的两只小臂线条优美,肌肉紧绷。
不一会儿,男人消失在视野里,接着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我几乎雀跃地离开书房,三步并作两步下楼,但见哈桑弯腰换鞋子,额前一绺头发因为汗湿而黏在一起,那双黑眼睛一如既往的炯炯有神。我不禁有些怔愣,我和哈桑的过去有太多伤害和背叛,我不知道如今的平静安宁是否只是一个错觉。
待看见我稍微有些不能聚焦的双眼,哈桑拎着食物朝我走近,笑着露出一口白牙:“刚睡醒吗,阿米尔少爷。”
我随即笑着回应:“哦,嗯,醒来有一会儿了,每次都麻烦你去采购,真抱歉。”

哈桑没有看出我的不安和闪烁其词,他不是一个敏感的人,哈桑从来不会去揣测别人的内心或恶意,哪怕是直白到是指名道姓冲着他来的,他也只是尽量避免正面冲突,选择委屈求全的保护别人。
我却不同,心思缜密细腻,有时甚至为了明哲保身或者达到目的而想方设法伤害他人。虽然我一边做着令我自己唾弃不已的事情,一边却希望不要失败。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像蛇,对于温暖的怀抱趋之若鹜地靠近,待腹中饥饿,便不念旧情地把给予温暖之人一口吞入,以餍足口腹之欲。

哈桑把晚餐一一置于桌上,并将我喜欢的土豆泥鸡肉丁放在我面前。哈桑端着一小碗米饭递给我,我坐着接过,我还是像从前那样需要哈桑服侍。尽管我们不能回到从前,也无法将那些不堪回首抹去。
“谢谢。”我只能生涩的道声感谢,但是哈桑真的在乎这毫无价值的一句话吗,何况自己是个道貌岸然到为了父爱不惜撒谎逼走哈桑和阿里的撒谎精。
“没事,阿米尔少爷。我自愿做的。”哈桑宽慰我似的笑了,他的笑容让我如沐春风,几乎要为这汹涌的柔情落泪。

自愿的,天哪,这些年来他在我身边,时时刻刻为我操劳,照顾我饮食起居,替我跑腿听我唠叨。我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他,我只是一个不断消耗利用他剩余价值的朋友?亲人?或许什么都不是。我不配和他在一起,尽管我们早已以兄弟相称,流淌着相同的血液,继承着父亲的一部分。

哈桑看到我微红的双眼,脸色似乎变了变,有些紧张地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只能压抑住内心的澎湃,告诉哈桑我只是对于这些时日来他对我照顾的感动。

评论 ( 1 )
热度 ( 2 )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