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我这辈子只会写段子了

血型
安岩一边吃着神荼带回来的黑森林慕斯蛋糕一边抠着手臂上的蚊子包,一脸的闷闷不乐。他有些不耐烦地问到:“是不是O型血的人容易招蚊子咬啊?”
王胖子哼了一声:“爷还是A型血的呢!我也招蚊子啊。”
安岩半信半疑,朝着神荼:“神荼你呢?”
神荼一脸呆萌:“A。”内心独白:你果然是O啊,难怪弱不禁风秀色可餐。
老邪摇了摇头,莫可奈何地道:“一群智障,招不招蚊子咬和血型无关,和你散发的体温和气味有关。说起来,吃甜食的人最有可能被咬,因为他们身上散发出甜腻的香气。”
安岩眨巴着眼睛,欲哭无泪状,把头搁在餐桌上耍无赖:“小爷我最喜欢甜点了怎么破?牛奶豆腐、泡芙勉强可以不吃,但是放弃黑森林的话我...
2016-09-28
无座二等座
安岩第一次一个人去火车站买票,刚好很不凑巧的那天下着绵绵细雨。因为是个路痴的缘故,他不得不一手撑伞一手导航。不过,以安岩的三寸不烂之舌,问个路倒也不是很难,虽然他不熟悉这个地方,但一路上叔叔阿姨婶婶伯伯叫个不停,问了17、8遍也问出了个所以然。
有一个婶婶回答:“哦,是这样的,你先笔直往前过前面的那个红绿灯,再左拐往前走。呃,是往右拐。”说完还伸着手臂划拉着方向,安岩很迷茫,到底是左拐还是右拐啊?安岩只能硬着头皮问:“阿姨,我要去万科森林…方向。”那个婶婶想了一会儿,说:“那我也不清楚了。”安岩不死心继续追问:“是去安徽农业大学。”他捏了捏手掌,心想这样应该知道了吧。...
2016-09-15

什么,哥可是要做学霸的男人

什么,哥可是要做学霸的男人
短篇慢更 校园paro 目测根据自身经历改写 =͟͟͞͞( °∀° )文笔渣 食用可能不会太愉快( ̄ ii  ̄;) 
——————————————————
重归学海
安岩看着上海考试院发布的高考成绩,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他没想过自己会考得这么砸,也没想过自己大脑沟壑竟然浅得如此糟心。他长叹了一声,已经想到可悲的结局。果不其然,妈妈听似漫不经心的声音传来:“安岩,考得怎么样啊?”安岩的牙关微颤,一股木已成舟的凉意传遍全身。妈妈连珠炮地问话:“是不是考得不好啊,你从前考得不好就不和我说话。”

安岩默默地回答:“岂止不好,简...

2016-09-01

列车上

CP:荼岩

列车上,带着背包的学生在寻找座位;有个头戴贝雷帽的老头瞪大眼睛盯着手上的解放日报;妇女哄着怀中的幼子,唱着儿歌催他入梦。窗外掠过钢筋水泥的大楼,接着碧绿葱荣的菜田,田里三三两两的农民正弯腰耕作。远处的蓝天挨着山栾,太阳垂在山岗上发出耀眼的光。 

这是安岩第一次坐火车,他的行李就放在脚边。他正心潮澎湃地从车窗往外看。天空蓝得像块镜子般反射着夺目的光芒,云絮如雪如棉仿佛吹弹可破。安岩选的是包厢座铺,虽不宽敞但干净整洁。说起来去安徽旅游还是王胖子提议的呢。可惜王胖子嫌弃坐火车慢,人又挤,所以非要和老邪坐飞机。这就叫不懂生活情趣,安岩当时是这么说的。王胖子乜斜他一眼:就你懂,...

2016-08-21

失眠
安岩顶着两个黑眼圈出现在众人面前。
王胖子呲了龇牙:我说你小子,这是怎么啦?昨晚撸多了吧!
张老邪捧着盖碗茶,啜了一口:年轻人,可不能这么任性啊,注意身体。
安岩有些不耐烦道:你们两个,一丘之貉。我怎么可能做那种龌龊之事。
江小猪讪笑着打圆场:那个,安岩,他们不是那个意思,别在意太多。
王胖子咂巴着嘴:莫非,你小子因为神荼不在,所以孤枕难眠?
安岩一脸哭笑不得:什么呀!哥在写诗,懂不?
王胖子惊讶非常:新鲜!拿来胖爷瞧瞧。
老邪依旧捧着茶碗,笑而不语。
安岩噔噔噔地跑回来,扬了扬文稿纸。王胖子略有气势地读起来。
他梦
入夜 沉眠 梦里花开几度
古祠 青灯 星星点点无数
长街 白砖 幽静质...

2016-08-20

血缘的限制
安岩:阿塞尔,你真的是神荼的弟弟。
阿塞尔:那还有假?
安岩:神荼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而你嘛,不是我说,婴儿肥娃娃脸个子矮,还是个心机婊。
阿塞尔斜睨了一眼:我看你是嫉妒我和神荼哥有血缘关系吧四眼。
安岩:跟你?犯不着。血亲又如何,还不是不能结婚。
阿塞尔抱着双臂不屑一顾:你竟然敢厚颜无耻地说神荼哥看得上你,笑话。
安岩:这算什么?分明是哥有魅力。对吧,神荼?
神荼:……嗯
阿塞尔咬牙切齿地瞪着神荼:神荼哥,我可是你亲弟弟啊喂,这么快就重色轻弟啦不要脸啊我要哭了呜呜呜。

作者:这就是爱啊,真爱啊。

2016-08-18

一些段子

盗墓笔记引发的......

这天,神荼、安岩、张老邪和王胖子在家里百无聊赖。

安岩双眼无神地嚷嚷着:“好无聊啊...”

不想瞥见神荼在看一本书,“神荼,你在看什么?”

神荼一脸淡定:“盗墓笔记。”

安岩恍然大悟:“哦,我知道我知道,那个三叔写的倒斗故事嘛。你喜欢里面哪个人物?“

神荼继续一脸淡定:“吴邪。”

安岩不明所以:“为什么?”

神荼:“傻。“


都是攻

神荼:安岩,最近丰绅和你走得挺近的。

安岩心说你是在吃醋吗,嘴上却道:可不是嘛,他一直觊觎我的郁垒之力。

神荼:那他怎么没对我下手?

安岩白了他一眼:我不是不想承认,可你俩都是攻啊。

神荼:..... ...

2016-08-17

我一直以为是荼安而不是荼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反差
2月14日,安岩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想:这种节日仅限于恋爱中的年轻人,像我这种心智早熟的单身汉子早没了兴奋和热切。

只听见门铃一阵叮咚乱响,安岩晃晃悠悠地打开门揉着肿胀酸痛的睡眼。门外龙傲天穿着夸张的燕尾服正一脸自豪地滔滔不绝:”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我带着爱神的祝福特地前来拜会,像你这样迷茫的青年走向美好的未来,再也不用忍受...“

“没事的话,我就关门了。“安岩懒得跟他贫嘴,嘭地关上门,重新回到床上。安岩顺手拿起手机,点开短信:一起吃个饭。神荼发来的。安岩转了转眼珠,思前想后了一阵,就兴冲冲地洗漱更衣吃早饭,哼着曲子出了门。

留下一脸懵逼的龙傲天在门口石化。

2016-08-15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