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空无一物。
只写自己喜欢的CP。
致力于原创。
生为废柴,我很抱歉。

灯火

06
刚升上五年级的斯内普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就像廉价而灰暗的青春期,叫人不知道该如何度过它。同期的同学们要么急于熟记咒语可以在O.W.L中取得理想成绩后顺利毕业,要么随波逐流地找对象谈恋爱,荒废无度地喝酒调情,要么无所事事插科打诨无事生非。总之,在这里,霍格沃兹,任何一种生活方式都能在此上演,就好像是一个个电影镜头般形象生动。

斯内普想在莉莉生日时大显身手,更以此证明他的制药水准,或许还能在斯拉格霍恩那里博得一个魔药王子的称号。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前者更具备非凡意义,莉莉可是斯内普的缪斯,斯内普绝不想错过这次献殷勤的机会。

那么,要做一剂既独一无二又卓有成效的魔药,并非易事。斯内普去图书馆找来了很多本魔药书,连用如尼文写的古老魔药读本都被他从厚厚的积灰中搜出来。他查找了《中世纪魔药制作方式及材料选用》的目录,没有找到理想中的试剂。这本书上列举的均为寻常的魔药,他失望地把书丢在一旁。让他稍感意外的是,这本书中还是有些好魔药的,他沾了墨水,飞快地在羊皮纸上记录下幸运药水的制作方法,不幸的是斯内普的羽毛笔因为使用太久而大量漏墨,原本写了字的地方被墨汁覆盖掉一片,弄得手指上也沾了墨水。本来就因为绞尽脑汁却求而不得的魔药制作方法烦躁不已,现在又因为写字漏墨而更加暴躁。斯内普恼怒地猛得一撑桌子站起来,椅子也因此被突然的力量挤向后方。

“喂,鼻涕精,你能不能看着点儿,我差点被你弄摔跤。”西里斯皱着眉抱怨道,斯内普能像想到西里斯铁青着脸色,怒不可遏地指责。

斯内普扭过身子,气势汹汹地回应:“是你自己不长眼睛吧蠢狗,这个过道这么窄,你干嘛非得挤进来。要是你非这里不来,那么变成阿尼马格斯不就行了,自己蠢得无药可救竟然血口喷人。”

“反了你,鼻涕精,一日不见毒舌渐长,而且长势凶猛。可以,你惹恼我了,我要叫你好看,到时可别哭丧个脸来向我求饶。”西里斯恶狠狠地扬起拳头做势要打斯内普,斯内普不躲,也不抽出魔杖,只是咧开嘴毫不在意地笑,笑得事不关己,好像置身事外的看客。

旁边的学生停下手中的功课,看着这边滋事的两人,仿佛唯恐天下不乱的淡漠神情,摆好姿势隔岸观火。

斯内普本就深谙世间感情淡薄无力,对于这群事不关己凑热闹的陌生人,他不屑于和他们有除了点头之外的任何交集。有的,连点头微笑都不配,不值得。他也不指望西里斯会放过他,依西里斯的脾气,这种诽谤怎么受得了,他可是纯血统的高高在上的布莱克家的少爷,心高气傲,目中无人,愚蠢自大,好事冲动。

“哦,上帝啊,布莱克,你在这里做什么,麦格找你,我是说麦格教授。”詹姆气喘吁吁地说道,“你的变形课论文没有通过,麦格教授正在大发雷霆,说十分钟后看不到你人就别参加O.W.L考试了。”

西里斯恋恋不舍地放下拳头,愤愤不平地扬长而去,连桌上借的《草药功用大全》都没还就匆匆走了。

还有一张写了一半的腮囊草功用及使用方法的论文,上面有好几处划掉的痕迹,涂涂改改多次,显然是满载着无从下笔又编派不出任何相关内容的苦恼。

詹姆匆匆收拾了西里斯落下的东西,只瞥了斯内普一眼,就紧随着西里斯出了图书馆门。

评论
热度 ( 3 )

© 剑走偏锋的柯傲君 | Powered by LOFTER